奥克兰游记

   |    2015年11月13日  |   奥克兰  |    0 条评论  |    846

奥克兰(Auckland),是新西兰第一大城市,全国工业、商业和经济贸易中心。因为护照快要到期了,所以我必须去中国使馆办理相关的延期手续,尽管基督城是新西兰第三大城,但还不足以大到让中国使馆在这里设立一个办事处所以我必须去奥克兰,趁这两个星期的假期,我正好去办理顺便旅游,好借此排解一下进来的郁闷情绪。

今天,我和py一起去订票,他的护照也到期了正好和我一起走,因为听说新西兰国内的航线全是老式螺旋桨飞机,张陶和我姐便抱着死也不坐飞机去的想法毅然决然的选择坐汽车—坐船—再坐汽车共24个小时的变态方式去奥克兰,对于我——who is too stupid to be fear,当然是选择最简单的方式坐飞机了。

订票的过程很简单不到两个小时就把所有行程敲定,并订了一件位置相当棒的旅馆。晚上张陶给家里打电话汇报行程的时候,他爸突然问了一句:“基督城就办不了吗?”.正所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们马上登陆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的网站,查询有关事项。之前我们的办理延期的信息都是道听途说或者是在论坛上(还是道听途说)得来的,这一查可不要紧,我们发现住奥克兰的领事馆和驻惠灵顿的大使馆是按地域分片管理的,也就是说从地理位置上来讲,我们在基督城的肯定是归惠灵顿的大使馆管理的,我们看到这则声明的时候,已经快夜里12点了,所有的票都已经订好了,而且还不能退票,没办法一边骂着在论坛上散布谣言的人,一边骂自己竟然蠢到轻易相信谣言的地步,拿起电话播通了大使馆24小时值班手机。响了半天总算有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传了过来,赶紧小心翼翼的说明了情况,那个人琢磨了半天以后说“没问题,奥克兰能办”,哈哈,爽,总算是虚惊一场,要出发喽!

张陶和我姐在星期日早晨6点钟就走了,谁让他们不坐飞机,非要找罪受呢?原始人!我选择的是澳大利亚的qantas airline,当我到达候机大厅的的时候,我更加深深的感受到谣言不可信,谁说国内航线是螺旋桨飞机?!明明是喷气式的嘛。终于,飞机起飞了,伴随着飞机的轰鸣声我慢慢地睡着了,呵呵,昨晚上睡得不太踏实。短短一个半小时后,我走出了奥克兰机场,搭上机场通往city的大巴,直接到我们订好的hotel。哎。。。。。。一分价钱一分货,古人城不欺我也,难怪我们的旅馆有着那么好的地理位置(就在市中心两条主街之间,离最著名的skytower只有200米的距离)和如此便宜的价钱(120刀/三人/每晚)。名字叫得是hotel,但是我发誓即使我住过的backpacker屋子也比这个大,小小的屋子里放下三张床后就没什么地方可以活动了,偏偏屋子里还有一根承重柱毅然傲立在三张床中间,真怀疑这个屋子以前的用途是什么。我到的时候那两个人正在睡觉,呵呵,24个小时坐在车上,船上咣来荡去,不困才怪呢。

下午我们来到了奥克兰的第一高塔skytower,去年环北岛游的时候我已经来过,我今天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完成去年就想干的一件事情——skyjump.从192米的高空跳下,当然要系拇指粗细的一根钢缆。尽管我姐和张陶一再劝说我好好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做这件疯狂的事情,可是早在去年就决定的事情怎么会这么容易改变呢?remember? i am the man who is too stupid to be fear.交过钱以后(145刀,很贵啊)穿上一套滑稽的jumpsuit,和另外一对疯狂的爱尔兰情侣一起乘电梯来到距地面192米的跳跃台。简短的商量了一下,他们两个先跳,听着他们两个跳下去时不要命的喊叫我多少有些腿软,可是钱都交了还不退我只能选择一边叫喊一边跳了,呵呵,不退款还是有好处的——让你没有退路!终于,经过一系列安全检查以后,工作人员告诉我,准备好随时可以跳了。展开双臂微微仰起头,静静感受着心跳加速,血压升高,听者耳边狂风呼号,看着脚下小得可怜的过往车辆和来来往往的人群。我在心里默默念到“希望一切得不顺心,和坏心情都随着这一跳消失在风中”提醒着自己睁大眼睛,双腿用力一蹬“呜吼~~~~~~~~~~”霎时间我就悬在了半空中,以一半的自由落体速度向下飞去,大概下降20米的时候,我被悬在了天空塔的主观景层外,以便供里面的游客观赏和工作人员给我照相,之后钢缆再次把我向下放,因为这不是蹦极跳所以我感受不到自由落体的速度,自然也就没有我期待的那种刺激的感觉(出国前我曾在大连的星海公园蹦过极),之后我继续下降,没有了刺激的感觉多少觉得有些无聊,没有了刚刚起跳时的兴奋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吊死鬼一样被安全的放在了地上。回去还衣服的时候,工作人员让我再一个留言簿上签名,他们管哪本书叫survival book,当时我听到后手抖了一下,靠,原来我还是个幸存者啊?!不管怎样总算是完成了一个愿望,也算是一个有趣的经历吧。

今天我和张陶起得很早,上午可是要有正经事情要办的,去中国领事馆给护照延期。相信在国外的留学生都有去当地移民局办理护照的经历,前几年为了签证需要凌晨到移民局门口领号排队那种经历相当的痛苦,尽管后来遭到中国使馆的抗议新西兰移民局把工作方式由当天领取改为信件邮寄,将这种情况稍稍缓解但是邮寄中还是出现过护照遗失的现象,搞得留学生们甚是无奈,可是没办法,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头啊?今天我们是去自己的领事馆办事我想应该会好一些吧?大家都是自己人怎么找也好说话吧?来到领事馆门口等了一会,9点整领事馆准时开门。一进门先是填表,接待处的女工作人员很热心,非常耐心的回答每个人的问题,让我感到很温暖——到底是自己人。搞笑的是她竟然还叫别人同志,当时真有种深处国内的感觉。填好表,领一个号,因为人少不到5分钟就轮到我了,给我办理的官员是个50多岁的皮肤黝黑的中年人,他的表情多少有些国仇家恨全背他一个人的身上的感觉,自从我站到那个窗口他就没有好好正眼瞧过我一眼,连核查护照照片时都是斜眼瞟了我一眼,没办法谁让咱们是求人家办事呢。当他填受理单的时候我告诉他,我是基督城来的我希望他能给我加急受理,好让我能再回去前拿到护照。没想到这句话还没全说完他就说“基督城?基督城的你来着这里干嘛?去惠灵顿,我们这里办不了。”一边说着一边把填了一半的单子撕掉。我本来想解释我知道我来错了地方,但是惠灵顿使馆的工作人员对我说奥克兰是可以办理的,可是我刚张开嘴他就一脸不耐烦地像赶苍蝇一样地冲我挥手,嘴里一个劲的念叨着“办不了,办不了,下一个”,我当时一脸的错愕,就好像我是一个向他乞讨的乞丐一样。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作为一个中国人在自己的领事馆内竟会受到如此得礼遇,事实上就是在新西兰我也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待遇。出国以来我一直时时刻刻的提醒我自己我是中国人,走到哪里也不能给自己国家丢人,对待外国人要不卑不亢,可绝大部分新西兰人是非常友善的,还没有哪个新西兰人像是对待乞丐一样的对待我。实际上不管出国前家里的条件有多好,留学生在出国人员当中是一个弱势群体,是最应该受到保护的,我真的想不到头一次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二等公民的竟会是中国人,那天我也头一次对自己的国家有失望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很心痛,十多年建立的爱国主义情怀竟被这几分钟的遭遇撼动了。我是头一次产生了换一本护照就不用再受这种鸟气的想法,我为自己感到悲哀! 我们的护照上有这么一句话“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请各国军政机关对持照人予以通行的便利和必要的协助”当再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可笑——连自己的领事馆都这个态度你还怎么指望别的国家帮助?本来,我以为我会记住那个老畜牲的黑脸,并不仅仅是因为他让我受了气,让我从一个有志青年突然变成了一个愤青,更是因为他的恶劣的态度,让我对自己的国家产生了怀疑和失望的感觉,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对我打击很大的,可是就当我写下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已经记不清那张老脸长什么样子了,甚至是那种义愤填膺的感受也淡了很多,我不知道自己是幼稚还是成熟抑或是太敏感,我只希望我也后还会为自己的国家感到骄傲和自豪。

2015年11月13日

文:来源网络

相关链接:奥克兰旅游攻略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