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兰印象之旅(一)

   |    2016年7月18日  |   奥克兰  |    0 条评论  |    836

走出奥克兰机场,十多个小时长途飞行的疲惫立刻融化在南半球十二月温暖的阳光里。蓝天,白云,透明澄澈的空气,忍不住的深呼吸。百分百纯净新西兰,是的,我从来不知道世界上居然还会有这样一片清亮的天空,可以有这么蓝的天,这么白的云,这么清明的空气,和这么无遮无拦的阳光。

0

表弟娴熟的驾驶技术令做了三年本本族的我汗颜,车子在平坦的路上稳稳前行。路况极佳的马路,鲜明的路标,畅通无阻的坦途。离开机场没多久的公路两旁就是牧场,赏心悦目的绿草,点缀着数不清的牛羊,是“风吹草低见牛羊”最好的诠释。慢慢驶近市区,路上的车开始多起来。BMW和BENZ不时擦肩而过,在车流中丝毫不起眼。谁让这里的车便宜呢,只有那些眨眼间闪过看不清真容的法拉利和保时捷才会稍稍引来些注目礼。打开的车窗里不时有各种各样的狗探出头来,神情一如主人的幽闲。岛国的马路此起彼伏,比起一马平川的平原马路来,道也别有一番情趣。

表弟订好了市中心的酒店DUXTON,绿树掩映下的一幢小楼,可是房间很大,KING SIZE的大床,还有我最喜欢的阳台,而且带厨房。拉开通往阳台的门,市区最高建筑的SKY TOWER近在咫尺,很有些东方明珠的风采。而不远处,目光越过一些算不得高的楼层,就是碧蓝的海。就在这阳台上凭栏临风,沐浴着大洋洲清新的阳光和晨风,我已经陶醉。不能想象,十多个小时前,还是凛冽的寒风,昏暗的天空,而这一刻居然已相隔万水千山。

表弟的HOME STAY几乎就是理想中的家园。全木结构的房子,庭院里植满了花花草草,房间的布置温馨舒适,墙角的圣诞树边堆满了包装精致的礼物。肥硕的大花猫和一条大狗在院子里互不相干的散着各自的步。相机开始工作,院子里那张用来做BBQ的大木桌尤其喜欢,什么时候我也可以有这样一个安然舒适的窝?还有可以每天在这样的阳光下快乐的生活?

肚子饿了去吃饭的时候才发现大街上有着数不清的中餐馆,就像奥克兰机场大厅百分之六七十坐着黄头发黑眼睛的人们一样令人怀疑究竟是否来到了异域的另一个国度。进了一家叫“龙”的广东餐馆,不大,很朴素,根本不能拿来和上海数不尽的大小酒楼相提并论,表弟却说在那带已经算是一家比较大的餐厅了。正是下午茶的时间,餐厅里人不少。沏上一杯普洱茶,然后服务生推着小车过来,春卷,虾饺,麻球,豆沙饺,各式点心一应俱全,正宗的中国味道。茵蕴茶香里,听表弟说着生活,学习种种,窗外是初夏午后灿烂无比的阳光,只觉得仿佛生活从来就是这样。

回到酒店,在绵软的大床上小憩。夏天的日落很晚,晚上六七点的阳光没有丝毫夕阳西下的征兆。去另一家餐馆用晚餐,叉烧饭很香,桂圆红枣茶的可口至今回味无穷。去往SKY TOWER的马路是不停的上山下坡,街景也因此变得有层次起来。没有摩天大楼,几乎所有的建筑不超过5层。街上出奇的清冷,商店大多大门紧闭,城里的奥克兰人都出去度假了,街上大多是如我们一样的游人。SKY TOWER其实是个娱乐城,有餐厅,商场,银行,位于二楼的CASINO更是个难得的热闹地方。门口是只大帆船,是一项博彩游戏的奖品。据说每周都有人把各式各样的车啊,船啊带回家。老虎机边坐着很多老人,神情幽闲,他们只把这当作茶余饭后的一项消遣。来碰运气的以亚洲游客居多,平常日子里也是黄皮肤的人占了主流。中国人的好赌是出了名的,赌桌边时常可以听到熟悉的中文对白。换了一百块的筹码,21点,押大小,转了一圈后两手已是空空。然后去顶上观光。也是两层,只是比不得我们那个标志性建筑的高度,但是已足够领略整个奥克兰的全景。华灯初上,璀璨的灯火如同散落尘间的繁星。在奥克兰的最高处给老爸老妈报平安,想想这信号要穿越多少的山山水水啊!

回去,一夜好梦。

文:来源网络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