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新西兰点滴之旅

   |    2015年11月13日  |   新西兰  |    0 条评论  |    836

新西兰没有所谓的旅游淡季,只有各种不同的旅游好时节。七月冬季时雨时晴的一个周末,我随旅行团驱车北岛,在以牧场、温泉著称的罗托鲁阿地区的湖光山色和毛利风情中捕捉彩虹。我们的导游兼司机Seafa, 曾经是台湾陆军中校,8年前的新西兰之旅让他留了下来,从此乐此不疲地奔走于白云彩虹之下。

维多摩萤火虫洞(Waitomo Glow Worm Caves),位于怀卡托,距奥克兰两个半小时车程,系典型的喀斯特溶洞。其钟乳石外观造型和人为赋予的传说故事远不及中国广西的七星岩和重庆的芙蓉洞,但空旷的钟乳石大厅,却是世界顶级音乐人所推崇的世界上音质最纯的天然录音室。有位女游客清唱了一小段《青藏高原》,乍一听,如原唱一般声音圆润而透亮。然后,我们悄然行至溶洞底层,再悄然坐上铁皮船,去拜访这里惟一的土著居民――萤火虫,它们喜欢安静地附着在潮湿阴暗的岩壁上度过一生。为了保护萤火虫阴暗、安静的栖息环境,刺眼的灯关掉了,噪声的嘴闭紧了,连小船的桨也拆除了。工作人员(大部分是女性)用手攀拉架在溶洞中的绳索或用脚踩蹬岩石,来使小船滑行、转弯和停泊。顺着狭窄的水道,小船徐徐滑至洞内水中央。环顾四周,只见萤火点点,如盛夏夜空中的繁星,其实,这是萤火虫发光吸引食物的求生表达方式。萤火虫从卵到幼虫到蛹到成虫的11个月生命周期里,只有幼虫阶段会发光,它分泌一根根细丝来粘住趋光而去的飞行昆虫,然后食之。除了石缝间偶尔落下的水滴的沉闷回声,我仿佛听到成千上万只萤火虫默如雷的生生死死。船在静谧的黑暗中渐渐漂浮出洞,溶洞的空间距离和船程的时间长短,已经不重要了,我只记得好像刚从母亲的子宫里穿出来。

牧场农家乐

新西兰,世界上第一个提炼羊脂制作天然护肤品的国家,上至国家经济生活下至个人家庭生活,羊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要了解新西兰,就不能错过牧场之旅。

罗托鲁阿的爱哥顿(Agrodome)家庭牧场,建于1971年,每天有三场剪羊毛和牧羊犬表演。你不用担心听不懂英语,牧场免费提供耳机和中文同声传译。登台亮相的19只模特是从1200多只羊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大鼻子Border Lecester绵羊,名叫“成龙”,擅长生双胞胎,机率高达90%以上,主要用来配种;特塞尔绵羊(Texel),瘦肉多脂肪少,占新西兰出口羊肉的65%;林肯羊(Lincoln),一头黑色卷毛,除了做地毯,还是五、六十年前法官和律师所带的假发原料;美利奴羊(Merino),毛如丝绸般洁白柔滑,最适合做时装面料;罗姆尼羊(Romney),毛可织地毯和毛衣,肉可做鲜美的羊排;切维厄特绵羊(Cheviot),是苏格兰格子呢毛毯和被单的专用原料;纯新西兰种的Perendale绵羊,性情温驯,一位牧羊人可以同时放养看管两、三千只;还有East Friesian奶羊和黑脸肉羊Suffolk等等。这些绵羊平均每半年剪一次毛。剪羊毛师先将绵羊放倒在两小腿之间,一手扶住绵羊,一手把持电动剃刀,从上向下推剃羊毛,一屡屡、一道道、一团团,不到一分钟,刚才还浑身绒毛的绵羊被脱得精光。据说,毫发不损地剪完一只羊的羊毛,其平均速度是38–45秒。剪羊毛师没有三年以上的专业培训是不能操刀的。否则,极易造成血淋淋的误伤。除了观看,你也可以亲手喂羊羔或挤牛奶,过一把当新西兰牧民的瘾。

热谷中的毛利文化中心

罗托鲁阿由于丰富的地热资源而成为毛利人的聚居地。新西兰毛利工艺美术学院及毛利文化中心,坐落在于啼?瓦卡里瓦里瓦地热谷(Whakarewarewa)。置身白雾缭绕热气翻腾的地热谷,不时可见浦湖渡间歇泉(Pohutu Geyser)爆喷而出,透明的沸水柱在空中绽放成白色的水雾团。根据风力和风向的不同,间歇泉每天喷发10到25次,喷发高度通常为16到20米,有时高达30米。走累了,你可以在间歇泉旁边的混凝土地台上或坐或躺,感受从该处极薄的地壳中散发出来的地热。地台右侧的方形蒸汽槽是专用于蒸煮毛利餐(Hangi)。把河石放在坑里烧烫后,去掉燃屑,将食物篮子放在河石上,盖上干净浸湿的麻布,再用土埋上。约两、三个小时后,香喷喷热腾腾的毛利特色餐就出笼了。在展览间兼工作室里,几个毛利小伙子正聚精会神地进行木刻作。据说,凡是到此学习的新西兰人,一律免费,政府还给补贴,就怕毛利木刻这一绝活失传。与昨天中餐馆里为晚餐助兴的草台班子相比,这里的毛利演员年轻漂亮,歌靓舞美,还算有档次的商业文化表演。但在我看来,没有行毛利人的碰鼻礼(Hongi),没有吃毛利人的热石饭,没有交毛利朋友,就不算到了毛利文化村。下次一定来了这个愿。晚上,在市区的玻利尼西亚温泉胜地(Polynesian Spa),我轮流泡在37度到43度四个不同水温的露天温泉池里,一边让肌肤的每个毛孔在水中自由舒张,一边用双手做脸部和颈部的自我按摩。时有微风夹杂草木的清香,顽强地穿透浓烈的硫磺烟雾,沁人心脾。索性头枕池边石头,看圆月华美的银光在树尖上弹奏小夜曲。身边没有照相机,两手做了个取景器,眼睛当快门,拍下几个经典镜头存在心房。

行经彩虹之径,跨过歌谣之路,我看到了彩虹,一道在天穹,一道在心中。

 

2015年11月13日

文:来源网络

相关链接:新西兰旅游攻略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