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爱上了的国度

   |    2015年10月27日  |   新西兰  |    0 条评论  |    890

新西兰游记:每当我们出现矛盾时或者厌倦了对方的时候,我们就去旅行,重新找回对彼此的感觉。

后来,我们分手了,那也是因为旅行。

你说:爱上一匹野马,家里却没有草原。

而我多么的希望你的心胸能变成草原,任我驰骋。

当我这次有幸得到去新西兰旅行的机会时,满脑子想到的都是和你旅行的画面,即便我们一起走过了40来个城市,但是我知道此时此刻的你,需要的是其他的东西。

不知道这是分手的多少天,我踏上了去往另一个半球的旅程,本应该对出行兴奋异常的我,却悄然的窥探出了自己的改变。 似乎那个生活中最能让我提起兴趣的事件也黯然失色,因为我知道,对于你,我还没有好。

新西兰,本来并不在我的近期旅游的计划范围内,只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和新西兰旅程合作了一把,他们为我提供了一次价值5000新币的旅程,而我为他们撰稿。从古至今大多数文人墨客都囊中羞涩。这次机会对于我这个自由写作者实在是一种不小的馈赠。之前对于新西兰的了解仅仅限于英属殖民地,毛利人,牛奶,奇异果之类的。当我确定马上就要去新西兰的消息后,朋友告诉我,新西兰是每个人一生不得不去一次的地方,新西兰是净化心灵的地方。这让我产生了极为严重的好奇心。因为在国内的旅游宣传中,基本上都是些发达国家。例如欧洲,美国,再就是暴发户国家例如迪拜,阿布扎比之类。去了这些国家,旅游就多了一层意义,显得去过这些国家的人特土豪,特高大上。整整准备了一个月,比起跟团游,自由行最耗神的部分就是在前期的准备上,时刻关注着机票价格的变动,比炒股还刺激,谁都想买到折扣最低的机票,每每订机票我都找准点就下手,下完手后就再也不看,这是炒股者的良好心态,但我却几乎不玩股票和赌博之类的游戏,我更愿意去赌上我的全部生活。

(二)这里让我如此亢奋

终于到了出发的日子。我独自在广州乘坐南航的飞机飞往奥克兰,在飞机上突然回忆起自己2011年在芒果台节目中说的那就话:“不走遍五大洲不结婚。”看似一句霸气十足的话语,背后的脆弱碎了一地。豆蔻年华,谁不希望能执子之手,周游世界?游着爱着,身边的人在换,而我的脚步却从来没有停止。我突然想到前段时间看到的一则新闻:一对瑞士夫妻环球旅行的故事。塞吉 洛特里在5年间靠双脚完成了约4万公里的旅程,他的妻子妮可则一直骑着摩托车伴随左右。然而旅途结束后,双方却决定离婚,各自过起了平淡生活。

他们的整个旅行耗时5年,艰苦异常。五年间,他们遇到了无数次致命的威胁。旅程结束之后,他们的爱情最后也走到了终点,这次环球旅行成为一次漫长的告别仪式。这次的旅行被拍成纪录片,并出版成书,名为《2.5万英里的爱情故事》。塞吉在书中写道:“我跟妮可已经分开了。也许很多人会感到遗憾,尤其是在了解我们的旅行后。他们可能觉得,是这次旅行让我们产生矛盾继而分开。但恰恰相反,如果没有这段旅行,我们不会在一起这么久。”

我在飞机上思考着这究竟是怎样一对夫妻?他们是因为有了矛盾才决定周游世界?他们决定去周游世界是为了挽救还是为了告别?还是他们本来就有着共同的爱好和追求,但这也无法阻止分离的诉求?也许分手根本就没有任何原因,也许分手根本就不意味着不爱。反而是给了对方更多的爱,更多的自由,更多的对方想要的。

而当飞机落地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已经抵达了这第五大洲。在奥克兰机场与从武汉出发的大学同学菁菁汇合,开始一段只有两个女生的旅程。抵达新西兰的最大城市奥克兰,我们乘坐SHUTTLE BUS前往我们预定的酒店SKY CITY。奥克兰,是一座没有斑马线的城市,下午6,7点餐厅和商店都关门的城市,晚上9点还没有天黑的城市,太阳和月亮共处的城市,街头的孩子们跳着手指舞的城市。晚上我和菁菁坐在街头的长椅上边吃冰淇淋边欣赏城市的夜景,在回酒店的路上偶遇一位女传教士。这位女传教士也是从国外来的,他们周游世界传教,颇有当年孔子周游列国之范。当我们问她要如何入会,教会的音乐会门票多少钱的时候,她表现出了一种诧异。这种诧异正如她告诉我们,教会不需要申请加入,也不需要会费,需要的只是一颗真诚的心灵时我们的诧异。我们已经习惯了中国利益模式下的惯性思维。对于付出一颗真诚的心也许比拿出荷包里的钱来得更加困难。

在奥克兰呆了两天,我们乘坐了一架迷你飞机飞往很多人听都没听过的这样一座城市——罗托鲁阿。飞机上只能乘坐20人,这让我这位看过所有《空中浩劫》纪录片的人内心尤为紧张,但是因为飞机的低飞让我看到了坐飞机以来最美丽的风景画面,我们飞行在白云之下,土地之上,山水云天,似乎都被上帝将饱和度,对比度调到了最大;一瞬间我似乎又觉得自己是在好莱坞的某部大制作的3D动画片里,总之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妙却又不太真实。我想这已经是我第二次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掉眼泪了,上一次是在香格里拉。我早已把生死安危抛在脑后,只为这大自然的杰作而动容。

我预定的CITY LIGHTS BOUTIQUE lodge hotel落座在一个小山丘上,可以俯瞰城市全景,从山坡上往下望去,你会看见朝你走过来的草泥马,三五成群,白色如王,褐色如妾。这里的酒店都是建在山丘上的小别墅。主人家会留出几间作为客房,早上还会为我们准备精致美味的早餐。朋友说罗托鲁阿就是新西兰的一个大农村。我们在这个大农村里却玩的不亦乐乎,喂草泥马,喂奶牛,喂绵羊,在HELLS GATE地热公园徒步,泡泥浴和硫磺浴 ,正因为人少,你几乎犹如包场泡汤,整个池子就你一个人,安静祥和。罗托努瓦是一座适合自驾游的城市,这里人烟稀少,几乎没有公共交通工具。所以大部分人都会租房车来这里旅行,午间去超市买来当地有名的GOLD KIWI,青口和红酒,夜间露宿房车公园的酒店自己做一顿美味佳肴实和家人朋友一起分享,因为新西兰人生烟稀少,人们通常会通过住在这样的公园里来结交朋友。第一次入住房车公园,这里的房间都是一个个独立的木屋子,房间里设施齐全,基本上都会配备两张床,一张双人大床和一张单人床,厨房,炉子,餐具,冰箱应有尽有。我和朋友一起去附近的超市买食材回来做饭,不料回来的路上却在这个大农村里走迷路了,空旷的马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就仿佛置身于威尔斯密斯的《我是传奇》的电影画面里。此情此景却让我感觉异常的亢奋。终于有一位新西兰老大爷从他的屋子里走出来,主动给我们指路。菁菁说在这样荒无人烟的地方住久了,嘴巴都臭了,都会像这些大爷这样主动找人说话。接着她疑惑的问我为什么新西兰的人这么少,为什么国家不开发这些旅游景点?我倒是挺感谢新西兰的政府为人类留下这块不被开发的最后一片净土。所以在写这篇游记的时候,我的内心是矛盾的,我到底要不要为新西兰旅游做一下宣传?美好的事物理应和人分享,但是倘若真的用力过猛,太多的人前往新西兰,会不会连这最后一片净土也不保?

(三)你的血流进了我的血液里

三天的大农村之行结束后,我们飞往南岛的皇后镇。 Lake Wakatipu披蓝戴绿,像一个深处世外桃源的贵族,优雅而炫丽。去过十多个国家,只有这里让我觉得我好像身处另一个世界,或者说是另一个时空。皇后镇的DOWN TOWN聚集了各国游客聊天吃饭喝酒喂鸽子,我们坐在一个冰淇淋屋外的椅子上边吃着冰淇淋,边听着音乐,在码头弹唱的外国小伙子,身着T恤仔裤,金色短发随风摇摆,他的音乐轻松欢快,有点类似苏格兰民谣,沁人心脾。这时,菁菁问我:“你和他为什么分手?”

这一问将我从刚才的愉悦中带回到忧郁的情绪中来,我木然的愣住了。

“这,原因很复杂。”

“看你们之前感情那么好,去了那么多的国家和城市,真的不理解。”菁菁继续说。

我有意岔开话题:“回头跟你慢慢说,你等会还要逛街吗?”

“逛呀,我还想去买点奇异果干。”她说。

“我有些累了,我去酒店对面的长椅上休息会,你一会逛完了来找我吧。”我对菁菁说。

我躺在长椅上仰望天空,把耳机插进自己的耳朵,边听歌边欣赏这稍纵即逝的美景。在这里生活是自己的,不是活给他人看的,也不是为他人而活的,在这里可以找回真正的自信。迷迷糊糊中,我似乎好像睡着了,开始了一段梦境。

那个春天一直到夏天,我们都在为参加“加拿大,你来代言”的活动做准备,这是一个关于旅行的比赛和代言活动,每年四期,每个季度会选出一对选手去加拿大不同的省份去体验加拿大之旅。需要选手具备全面的素质。对于曾经去过是十多个国家的我,和完成了横穿美国之行,重走丝绸之路之行的男友林萌来说,我们信心十足。第一次的面试,我们全英文的自我介绍,旅游视频秀,演唱英文歌曲等表演,满以为十拿九稳的能获得代言,最后的结果却是第二,加拿大旅游局的负责人选择了我们,但旅游卫视的负责人却选择了另一对选手。在被组委会邀请参加第二季的比赛时,这个时候的林萌因为跳槽,工作变得异常繁忙,工作压力也逐渐的加重,但是他还是抽出时间和我去参加了第二次的面试,依旧信心十足,自信满满的我虽然已经感觉到林萌的心不在焉,但是却依然没想到我们会再次落选。

整件事情结束后,我和林萌一年多的感情进入到瓶颈期,加拿大代言的活动只是个导火线。即便我们爱着对方,但是对于我们的关系我却看不到未来,年龄的差异,父母的反对和生活方式的不同。最终我理智的提出了分手,到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那一刻。因为买车而欠银行一屁股债的他对我说:“你一直想走完五大洲,现在就差澳洲没去,去澳洲要多少钱?我带你去。”

“算了,你还是先还车贷吧。”

“我之前不想让你自己去旅行,不想让你出国深造,,我想让你陪在我身边。现在我不这样想了,只要我们不分开,你干什么都行,你想去旅行,你想去留学,我都等你。”他几乎是在哀求的口吻对我说。

“你知道我为什么总想出去吗?因为你给不了我安定感,给不了我未来。你母亲不同意,而你又不能不听你母亲的话。”这个时候,我已经和他谈了三个月的地下恋,他跟他母亲说我们已经分手了,他微博和朋友圈的照片里再也不能再出现我的照片,一旦出现,他就会被他母亲扫地出门,我知道他夹在我和他母亲中间,他也是痛苦的,这并不能说明他不爱我,因为每个人的表达方式都是不一样的。

“我们再谈半年吧。”他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般脆弱的他,我也从来没有听到着过这般忧伤的祈求,一种保护他的欲望油然而生。是的,在我们的关系里,很多时候我更像母亲,他更像是个孩子,我更似汉子,他更似“娘炮”。

一周以后,他理智的答应了分手。这是我人生当中第一次和平分手,因为在这个时间点,我们还能给彼此留下美好的回忆。他把我送回家,还是在我家楼下,就和我们第一次在一起的时候一样,我让他吻我,他的眼圈开始发红,眼泪在他的眼眶里打着转,像晶莹剔透的钻石。他摇了摇头,此刻滚烫的眼泪早已从我的眼眶一泻而出。我主动把嘴凑到他的嘴旁,给了他最后一个吻。他说:“分手后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虽然我和以前的女朋友都没有联系了,但是对于你,不一样。”

正在这个时候,我被拍醒了,露珠一样的液体侵湿了我的脸颊。“醒醒啦”菁菁睁着大眼睛对着喊着。我揉了揉眼睛,我分不清刚才那是梦境还是回忆。从睡梦中醒来,我唯一的感觉就是后悔,我后悔当时选择的那个时间点,因为美好的回忆只会让忧伤源远流长。感情是一次漫长的旅行,比旅行本身还要长很多很多,很久很久。这世界,这人生,生死之间,好像什么都是虚无,除了发生过的最真挚的感情,他会作为一种能量留存,永不消逝,究竟要到何年何月,当我想起你的时候才不会泪流满面?

我点开了林萌的朋友圈,我已经很久没有造访他的地盘,朋友圈里的信息告诉我他有了新女友,他过上了他想要的那种安定的生活。刹那间,我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像滑丝的水龙头一样,怎么也关不住,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刚才那么伤心了,可是眼泪就是停不下来,我在担心自己会不会因为脱水而死,有人说因为伤心留下的眼泪是有毒的,而我却任凭它们流进了我的嘴巴里。第二天一早我决定去玩滑翔伞,从前的我不敢玩任何极限项目,但是这一次我选择尝试只是为了给过去的100多天一个交代,向过去的100多天说再见。当我独自前往滑翔俱乐部的时候,巴士已经停在了路边,几位身着制服的彪形大汉坐在车里和我们打招呼,和我同行的是一对韩国夫妇和一对南非夫妇。在巴士驶向山顶的时候,彪形大汉递给我们一个IPAD,每个人都在上面比比划划,就好像在签署生死状一样,我内心已经开始紧张得直哆嗦,我看了一眼蜿蜒崎岖的山路,路的一侧便是悬崖,没有防护栏。我几乎开始担心颠簸的巴士会一个跟头栽倒山底。抵达山顶以后,所有的人都在做滑翔准备,但是我的教练却什么也没有说便帮我穿上了衣服,打开了伞。“我第一个跳?”话音还在半空中回荡,我就飞了出去,我根本还来不及和那什么说再见。已经兴奋的在天空上体会自由翱翔的感觉,把眼前这美丽的景色装进心里。有时候我会想为什么我这么喜欢旅行?也许是因为我是个心眼并不大的女人,只有内心装满了大好河山,很多事情都变得不再重要了。

之后的几天里我们驱车前往库克山国家公园体验冰川探险和看银河系。在新西兰的日子让我自己发生了一种蜕变,而我自己也能在冥冥之中感觉到这种变化。人都是孤独的,只是有的人害怕孤独,有的人却热爱孤独。我开始热爱这种孤独,这种安静。我那颗脆弱而有缺失的心灵开始慢慢的变得强大。强大到以前需要各种索取来获得安全感的我也开始想要付出,那种纯粹的付出。不指望对方为我们带来物质享受,不依靠对方给我们创造我们想要的生活,不期望从对方哪里获得安全感和依赖。我不希望从你那里得到任何东西,我只希望你幸福。世界上最深刻的爱情不是在一起,而是他已经融入到我的血液里。

是的,我真心希望你幸福。

 

2015年10月27日

文:来源网络

相关链接:新西兰旅游攻略

 

上一篇:

下一篇: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