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净土新西兰

   |    2016年3月13日  |   新西兰  |    0 条评论  |    828

已经记不得在新西兰旅游的时候晚上是什么时候睡着了,但是早上突然惊醒的我生怕错过了MT Cook脚下的日出。不得不承认我这人确实有很严重的强迫症,虽然不曾希望会有什么超震撼的美景,但是我也愿意去等待这一刻。看着姐夫和M仔睡得正熟,不忍叫醒,我匆匆拎上我的长焦就出发了。

1

出门之后感觉时间还来得及,于是我一边等一边往角度更好的方向前进,也不知道走了多远,终于来到我们昨天走到的公路边上,其实我一直纠结于到底应该往哪走比较好,但是最后事实证明我实在是有点多虑了。其实顺着光亮的地方看去可以判断出来其实太阳已经出来了,只不过还没有照射到库克山这边。现在面前的山峰宛如一张拉开了幕布的舞台,精彩的意想不到的表演即将登场,一切的一切都充满着悬念和刺激。

 说时迟那时快突然一道金光洒在了我面前的山峰上,仿佛舞台的灯光引导着观众向这边看去,作为观众的我当然不能吝惜我手中的快门,拿起长焦和广角一顿狂拍。太阳开始持续升高了,金色的光从一点点变成了两道细长的直线。看样子是看不到日照金山的景色了,肯定是东边的山也很高,挡住了太阳光直接照射在我面前的山头。无所谓了,已经来不及换地方拍摄了,就只能在这里静静观察老天爷给我安排的这一出戏了。拿起长焦拉近看雪山的顶部可以很清晰地看见它的细节,由于是初春的季节,山上的冰雪还未完全融化,本来略显单调的山峰由于白雪的存在变得圣洁和神圣。太阳光被山顶的白雪反射得宛如害羞的女子,犹抱琵琶半遮面,显露在我面前的脸颊上还微微地透着点粉色,那么的泌人心脾,摄人心扉。正当我沉醉于其中之时,突然太阳光全面覆盖了附近的几座山头,仿佛强壮充满力量的男子一般不讲理地笼罩着雪山,好一副壮美的画面。日出的速度总是比我们惊叹的速度要快,怪不得用一个“跳”字可以充分的展现太阳公公迫不及待接管黑夜的速度。白色的雪山加上金色的阳光,虽然很美,但是确实非常容易过曝的组合,最好是有准备的加上几个渐变镜比较好一点,点测光或者HDR的效果也可以,千万不要直接拍摄,非常容易过曝,一旦过曝,后期根本没有机会修复。

 一大早的拍摄当中还有一个小插曲,当我拍得正投入的时候,从雪山中迎面走来了一个人,胡子拉碴,头发很长,穿着非常职业的登山装备。猛地一看,我还以为是个野人,在这个本来就人口稀少、并且又是个人迹罕至的山区中遇到确实让人有点惊恐。哥们大老远就看见我在拍摄照片,看着他背后的美景,他也燃起了拍一张的冲动,广袤的草原上就我们两个人,很奇妙的邂逅。他饶有兴致的跟我讲述了今天他在山里看见的美丽景色,我当时一惊,这哥们居然住在山里,看着哥们的年纪估计也就跟我差不多,胆子真是够大了,当然新西兰确实很好,没有什么大型食肉动物,基本没有什么危险可言。看着他已经破了好多洞的牛仔裤,他笑了笑说,那个不是重点,又指了指他的靴子,对我说这个才是重点,我一看原来是一双专业的登山鞋。离别之际,哥们很自豪地指着我后面的山峰说,一般情况下我不是在MT Cook,我就是在那个山上。当时我就崇拜了,这也许就是典型的Backpacker吧,不用为生活发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当然他经历过的旅行以及旅行中各种的酸甜苦辣,或许我永远也无法体味,但是估计我这辈子是没办法也没机会达到他这个境界吧,总是太多的牵挂。

不得不承认我们的运气真是特别的好,因为库克山里的天气变幻莫测,一般很少可以遇到晴天或者多云的天气。但是在我们在这里的这一整天来说,天气是好到难以想象,我就听说过很多人来库克山赶上下雨,最后只能遗憾离开的经历,所以必须赞一下我们的运气。今天上午的行程是去参观世界上最长的冰川-塔斯曼冰川。塔斯曼冰川位于库克山的东边,全长29公里,宽3.2公里,随着塔斯曼冰川的持续自然缩短,慢慢的冰川融化开始行成了塔斯曼湖(俗称冰堰湖),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这个湖开始显著增大,并成为南岛很多湖泊的发源地。由于冰川移动的巨大力量,山谷的两侧被切削的异常完整,留下了大量不同时期的冰川痕迹,看上去有近千米高的碎石坡上寸草不生,大量的玄黑岩石交错在冰雪之中。到达了Parking的地点之后,还需要步行20多分钟,才可以来到冰川湖的面签,由于当地的铜和锌蕴藏着丰富,水面并非想象中那么清澈透明,而是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绿色,让人不敢接近,大量的冰川碎片在水面上漂浮着,里面包含着大量的沙砾和石子。

下午时分到达Lake Tekapo之后,因为酒店check out的时间尚早,而且没有吃午饭的我们想赶在Tekapo天文台附近的咖啡厅Astro Café 5点关门之前去品尝一下咖啡,所以我们决定直接去山顶喝咖啡。顺着MT John walkway一直走到山顶,一开始以为不是那么高,后来大家发现被我忽悠了,其实大概步行上去要花费1个小时的时间,不过还好路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爬,都是修葺好了的山路,注意观察还可以看见森林中的野生兔子,个个都挺胖乎乎的,可爱至极。穿过森林之后,是一望无际的草地,中间有一张椅子,可以供走累了的朋友休息并观看风景。上午观测到的厚厚的云层飘到我们附近了,地面上出现了奇妙的局域光,通往天文台的石头台阶也仿佛是通往天空的路,顿时我们忘记了爬山的疲劳。

 Lake Tekapo,属冰川堰塞湖。二万年以来,由南阿尔卑斯山群冰河的侵蚀与冰矶侧堆石围积而成。水温一直保持在摄氏7至10度,不适合游泳,但适合鳟鱼生存。占地面积83平方公里,为新西兰第9大湖。湖面海拔高度保持在704米至710米之间。南岸下游建有水坝与人工渠调节水位,同时,向下游水电站供水。坝口即湖水出口。最终,一湖碧水汇入下游怀塔基河(Waitaki River),向东注入南太平洋。特卡波湖最初只是一个没有开发的冰河,由于特卡波湖底里特别独有的青绿色的岩石,使整个湖面呈现出一种翠绿朦胧的梦幻景象。当然来到山顶天文台这边可以看见的不光是Lake Tekapo,还有附近较小的亚历山大利娜湖(Alexandrina)、麦克格雷湖(McGregor)和康威湖(Conway),都是钓虹鳟和棕鳟的好地方。山顶的咖啡和下午茶非常好吃,而且天气渐渐转阴,开始下起大雨,我们只能坐在咖啡馆里慢慢地等待着时间,果不其然,天空又渐渐放晴,并且在Lake Tekapo的方向出现了彩虹,辛苦的等待得到了美妙的结果,我们疯了般的留影纪念这美妙的时刻。

吃过晚饭,趁着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去,我们再次来到湖边,想通过慢门拍出如丝般柔滑的片子,由于碎石太多,基本没有办法支三角架,所以就直接将相机立在石头之上进行拍摄,事实证明还是效果还是很不错的。这深邃而静谧的蓝色包围这天空和湖面,仿佛已经一体了,让人不忍大声说话,生怕扰了这样一个美丽的景色。真不愧是摄影圣地,吐血推荐呀!

这里夜晚如果没有云的话是拍摄星空的好机会,因为这里的人们非常环保,每天晚上8点就自觉关掉灯光,让摄影师们可以尽情拍摄美丽的星空。只可惜当天晚上乌云密布,我中途起来了2、3次,都因为云层太厚所以放弃了拍摄,只能作为一个遗憾,下次来再补上了。
其实来这里非常的方便,这里距离基督城也就只有3个小时的车程,本来我们打算将这里作为最后的压轴的景点,也是希望可以为我们本次旅行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可惜殊不知并非想象中的那样,最后的一天的经历却更让我们永生难忘,尽请关注下一天的旅行游记。

 

2016年3月13日

文:来源网络

相关链接:新西兰旅游攻略

 

 

 

 

 

 

上一篇:

下一篇: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