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之行

   |    2015年10月30日  |   悉尼旅游攻略  |    0 条评论  |    861

悉尼旅游不可能不提到opera house,就好象说到北京不会不说到长城。从她家漫步半小时就来到了海边,左手边是贯穿南北的悉尼大桥,右手边是拥有了无数美誉的悉尼歌剧院,而在它们之间有一群海鸥在蔚蓝的天空中盘旋着。站在它们的中间,感受着它们的壮观,领悟着自己的渺小。恰好此时正好是太阳西下,太阳的余辉洒在海面上,随着波光涛影的沉浮,把所有的一切描绘成一幅似真似幻的景色。

正好,大姐的一声好累,让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去体会这样的“幻景”,在内心里把它紧握住。我们找了一个靠墙的地方坐了下来,大姐虽说是说很累,可嘴巴并没有停下来,她和我谈起了韩国这次的世界杯之旅,并表示了对韩国队的强烈不满,甚至由此牵怒到我,因为我是支持韩国队的。我们谈到了裁判的不公,欧文的“假摔”,巴蒂的眼泪甚至于白岩松的“铁杆”。。。。。。我惊讶她对足球的热爱和对它的了解,对于我这个半路出家的人来说,她是绝对的“权威”,在她面前,我失去了发言权,所以在她的言行在,我的思想是越来越远去,直到它成了虚无的漂渺之音。我在那里想着的是,在这样的景色下,最完美的情况应该是我和我的爱人,两人在长椅上倾倾哦哦,用热吻去解释对它的理解,要是她在,我相信她一定会为此时此情所感动,而我,我想也会趁热打铁的如愿已尝。思想飘的太远了,在大姐刻意的几声清咳之下,番然醒悟。

不知什么时候,在opera house门口涌出了一群群的中学生,从他们那欢快,满足的神情可以看出歌剧院的内在美。连声问到:“你有没进去过里面看看”。得到否定的回答后,我们事不宜迟的朝它的阶梯走去。因为我们一起想到,这么多人从里面出来,现在它的大门一定是打开着。走上阶梯,转了个弯,发现竟是死胡同,走到右边也发现是同样的情况。正在纳闷时,发现阶梯中间不断有人涌出,这才为之晃然大悟。走入大门,我差点菜晕过去,看到的只是一个售票台,里面的内堂,当然是要买票进去。再看票价,实仍超出了自己的消费水平,只好作罢,不过在此时心里埋下了要在这和心爱的女朋友看一场戏的愿望。

刚出了大门,就见到一个老人家笔直朝我们走来,原来是要我给他们照像,当然是毫不犹豫的接下这并不算神圣的使命,看着他们老夫老妻面对opera house时流露出来的那种幸福和满足,我不由的想到了我的父母,如果此时此刻换成他们的话,那又是一种怎样激动人心的事情呢,我,太久太久的没有和父母三人一起玩了,那怕是一张合照。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这对老人家最灿烂,最幸福的的笑容拍下来。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有人将我们一家人的快乐时光在此处定格。

2015年10月30日

文:来源网络

相关链接:悉尼旅游攻略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