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悉尼游

   |    2015年11月18日  |   悉尼  |    0 条评论  |    824

到了悉尼旅游,接我们的是一位男导游。这位沈导已经在悉尼27年了,黑黑的,象个纯朴的民工。不过他是教师出身,对我们说话办事俨然老师的作派。我们下了飞机首先拉到了鱼市,这是悉尼的最大鱼市。沈导说前面旅游团有人一餐吃100多澳币的大龙虾,还吃得不过隐,想继续回来吃。我有痛风不能吃海鲜,随行的一位朋友吃海鲜过敏,我们两人忍馋退出吃海鲜队伍。同行其他8人就兴致勃勃去品尝海鲜了。我看到了玻璃柜里的大龙虾,龙壳坚硬,面目狰狞,比长江里的同类丑陋多了。这大龙虾的价格是每公斤148澳币,壳厚肉少,估计五六斤重的大龙虾不够8人吃。他们8人没有吃龙虾,吃的是大虾和三文鱼。我吃的是13澳币的牛肉炒饭,那位吃的是自己带的泡面。

饭后,我们 去了邦德海滩。这个海滩可能是澳大利亚最美的海滩,有湛蓝与天一色的大海,有铺满了闪亮绵软细沙的海滩,有层层呼啸着扑向岸边的白浪。这里是澳大利亚人们和世界各国人民消暑度假的圣地,我们看到海滩上到处是着装甚少惬意地晒着身体的游客,还有嘻笑追逐的少年儿童。我和叶、莫脱下鞋子在绵软的海砂里行走,热情地观赏着这绝美的海滩,不时捕捉着远处呼啸而来的海浪。在尽情的拍摄中我们 忘却了时间也忘却了周围的团员,等到记起要集合的时间,才匆匆往回赶。越过几十米的细沙,登上岸边的台阶,穿上鞋子时我回望了一眼叶、莫,她们正紧跟我拾级而上。等我再急走几步回头望时,不见了她们的踪影。想到她们可能返到另外一条回去的阶梯,时间又不等人,我只有硬着头皮一人往回走了。我这个本来依赖她们带路的路盲,懵懵懂懂地沿着原来的路往回走,好容易来到原来的停车处。导游焦急地喊,快点,就等你了。我想原来她们俩早就到了。谁知,到了开车的时间,她们还没到,过了十分钟还没到。车上的人七嘴八舌,说什么话的人都有。我说,她们是知道集合时间的,而且是我们一行人中最精明能干的,肯定是有原因耽搁了。三十分钟过去了,她们还没有到。我跟导游说,我去找吧。导游说,那不行,你又丢了怎么办?同行的余夫人急得在岸边到处找,同团的一个陈先生跟导游说让他去海滩找5分钟。可是又是十来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叶莫的消息。沈导说不能再等了,要不然耽误了下一个行程。同去的小余导游留在海滩继续找寻,我们 怀着不安的心情离开了本来愉悦的邦德海滩。

我们到了皇家植物园,远远地眺望早已向往的悉尼歌剧院和悉尼铁桥,还看到了著名的考拉夫人的座椅,在上面摆pose照相。这当中还是没有叶莫两人的消息,我想她们到底是身体出了意外呢?或是其他?不管是什么原因,这次来澳的牵头和刚才三人组的失散,我都难咎其责。本来就不好的心脏开始隐隐作痛。其时,卢的先生遇到 了一个蹊跷事,他在园内的坡上站着时,一辆空车朝他驶来,接着越过他向坡下冲去。我们上坡时,卢的先生还惊魂初定,警察和好奇的人们正赶往冲下坡的空车。往下一个行程走时,我们 听到了好消息,叶莫找到了。她们是辗转托人打电话联系上了导游小余,现在正向我们赶来。

我们 走到了悉尼歌剧院的正门,在外面补拍了好多背景为歌剧院的照片。对着附近的悉尼铁桥也拍了不少照片。刚刚要离开这里,叶莫和小余导游赶到了,她们破费了38澳币的的士费。她们匆匆在悉尼歌剧院门前照了几张相,随我们赶往悉尼达令港坐游轮。

达令港又称“情人港”,传说很美丽,这几天看多了美丽的港湾,觉得也只是尔尔而已。我们坐的游轮还算豪华吧,坐在上面随着游轮的来回巡游观看两岸悉尼的风景。刚刚坐定,船上的服务员就跟我们摆上了晚餐,一共上了三道菜,菜蔬面包、肉食和甜点。最好吃的是甜点,松软细腻入口即酥。又是一轮疯狂的照相,悉尼歌剧院和铁桥肯定被我们照烦了。

下了船后,我们要回酒店休息了,这个悉尼的住宿酒店离市区很远,等我们 回到酒店时已经要昏昏入睡了,所以我写到这里记不起那是一个什么样的酒店了,可能还不错,因为在澳住的几个酒店环境和设施都比较好,只是离热闹中心远了一点。

好了,就到此吧。明天接着写。

 

2015年11月18日

文:来源网络

相关链接:悉尼旅游攻略

 

 

上一篇:

下一篇: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