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游记:蓝山游记

   |    2016年9月22日  |   悉尼  |    0 条评论  |    324

蓝山旅行也是车到酒店来接的,这是一辆中巴。我们在门口等车时,有两个年轻人从面前走过,很友好的对我们说“控你几瓦”,他们拿我们当日本人了。确实,从凯恩斯到悉尼一路见到的日本人很多,我们已经好几次被认错了。不过总算在悉尼看到了热情好客的人们,从到这里第一次有陌生人对我们没有任何理由的微笑打招呼,大城市的人们到底是比较冷漠啊。

我们是中巴上的第一批乘客,车子在市区转来转去,又接了好几批人,差不多坐满了。司机说他叫Mike,欢迎我们,今天的旅游由他带领我们。原来他还是导游啊,其实想想库朗达那次也是这样的。我们国内在拼命增加就业机会,而这里却尽量压缩人手,中国人还是太多啊。Mike二三十岁的样子,也长得有点胖胖的,个子不是很高,卷卷的头发,穿一件白T恤,带着几分淘气。

Mike一路开车一路介绍,我又是什么都听不懂,再加上今天不知怎么特别的悃,眼皮一会就打架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听到大家正在自我介绍,老公说我们来自中国,然后拍拍我的头,说这是我老婆,嘿,醒醒老婆,大家都笑了。后面的三个女的是澳洲本土的,妈妈带着女儿和她的朋友一起来玩。再后面的女孩介绍时虽然我没怎么听懂,但那说话的口气和上英语口语课一样,我就想她肯定是中国人。最后一排的一对情侣上车时我觉得他们象俄罗斯人,谁知他们说是伦敦来的。我们这一车人还是挺沉闷的,Mike几次讲笑话大家都没什么反应,我是叫听不懂,也没办法。

车子在郊区的公路上行驶,可以看到一幢幢农民的小房子,各式各样,好漂亮的。九点多的时候,我们到了第一个景点,这是一大片草坪,周围有小河和参天大树,好象农家的牧场,几头牛在栅栏的另一边悠闲的吃草。Mike提着一篮子吃的到亭子里打开,有咖啡有茶,有各种饼干曲奇和葡萄干,我们就在这片青草地上吃早茶,颇有些英国电影里的味道。在从凯恩斯来的飞机上我第一次尝试了这里的茶,感觉很不错,所以这次我又选择了茶。这边的茶是红茶,自己加牛奶和糖,再加上漂亮的杯子,别有一般风味。这时候,后面那对开口语课的母女主动过来和我们打招呼了,原来她们是从湖南来的,女儿在墨尔本上高中,来了有半年了,妈妈趁圣诞节过来看她。她不会说英语,碰到我们兴奋极了,总算可以说中文了。妈妈很会打扮,长得也不错,家里应该条件很好,否则不会早早就把女儿弄到国外来念书,他们说还去过南美洲玩。

吃过早茶,我们带着一群苍蝇上了车,这里的乡村风情美极了,但是苍蝇可真让人受不了。那对母女说墨尔本也是这样,苍蝇多的赶也赶不掉,其实悉尼也挺多的,好怀念干净整洁的凯恩斯啊!太阳出来了,天一下子热起来,再加上苍蝇们不断的骚扰,真是烦得很,它们怎么就不怕人呢?

车开到一条小路上,周围有很多农舍,在它们之间的一小块空地上,Mike带我们过去看,地上是一片大石头,上面隐隐约约有个图象。Mike让大家猜是什么,看了半天,终于有人猜出是个袋鼠,Mike说这是以前的原始土著人留下的。那按说也是文物了,怎么澳大利亚政府就这样让它开放在这里,一点也不加以保护呢?不过我当时可没想到这些,否则Mike讲完问我们有没有什么问题时,也不至于大家默不作声的冷场了。

下一个去的地方就是蓝山大峡谷了,在一片山顶上视野非常开阔,中间可以看到凹下去的峡谷,听说这里之所以叫蓝山是因为到处长满了桉树,每当阳光照在这些树叶上,就会产生一层淡蓝色的雾气,把整座山都笼罩成了蓝色。Mike叫我们趴到山顶的边上往下看,原来下面有好几辆小汽车的残骸,有的已经锈得不成样子,估计栽下去有一阵了。

看完这里我们去的下一个景点好象是瀑布,我们先是在公路边眺望了一下远山,Mike说了一堆我没听懂的话,不知道这里是要看什么,只知道远处的山顶就是我们刚才站的地方。然后我们沿着小路下山,据说底下有几个瀑布,可就在这时老公突然滑了一下,把脚给扭了。湖南妈妈说快坐下不要动,又叫我们把水浇在脚上降温,Mike则说要活动活动,真不知道该听谁的,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在这里就显露出来了。老公坐一会儿又试着走了一段,不大行,就叫他们先下去看,我们坐在路边等他们。好在这次伤得不厉害,他们回来后,老公就一瘸一拐的又一起往回走了。湖南母女说下面没什么看的,瀑布水也没有。的确,澳大利亚南部今年夏季特别干燥,到我们走后,越发炎热,一度达到摄氏四十多度,并引发了山林大火,我们在国内的新闻上都看到了。在往回走的路上,Mike说还好下午没什么爬坡的山路了,都是平坦大道。他问我们是中国什么地方的,他说他爷爷就在中国的东北,还说他受朋友的邀请明年夏天也要去中国的“江明”。后来我们几个中国人讨论下来得出结论,他说的“江明”估计是厦门。

中饭是在当地的一个小镇上吃的,因为我们没有包中饭,所以就把我们俩和另外三个游客在路口放下来自己去吃,约好时间再来接我们。镇子上有好几家小餐馆,老公脚不好,我们就不多逛了,找了一家最近的进去。吃的东西全在橱窗里自己点,我看来看去什么都不想吃,觉得它们都长得怪怪的,名字字典里又都查不到,不知道都是些什么。它们很多都是切成尖尖的小扇形,厚厚的一大块,里面好象五花八门有很多东西。我不敢乱点,就找了样最通俗的鸡肉卷,老公则勇敢的点了一个怪物。这里的价钱都有两种,一开始不明白,后来女招待说一个是eat in堂吃的,一个是carry away外卖的。点好了,菜被拿去加热,我们坐下来,又拿了两瓶饮料,都是自给自足的,自个儿到冰箱里拿,正好赶紧给老公冰冰脚。菜热好了端上来,我才恍然大悟,我的还是老样子,老公盘子里的赫然变成了一盘通心粉。原来他们是事先把吃的做好放在模子里成厚厚的圆形,再切成一块一块,下回吃时只要加热一下使它融化就好了。难怪还要分堂吃和外卖,少了最后一道工序,而且买回去自己吃也是很方便的。唉,早知道我就去尝尝那些怪模怪样的块块了,我的鸡肉卷味道一般,我原也不是很喜欢吃这类东西,倒是老公的通心粉比较诱人,于是吃到一半我就跟他换了。通心粉淡淡的,没什么味道,我又加了胡椒粉,这下好多了,我狼吞虎咽的把它们都吃完了。

餐馆后面是个市场,可没时间了,只好放弃。下午我们去了蓝山最著名的三姐妹峰,到了缆车站,这里有两条旅游线,一条是坐滑车,再走一段路参观,然后坐大缆车回来。另一条是坐观光缆车来回看一圈。来之前我就想一定不能坐滑车,介绍上说这是全世界最陡的滑车,呈60多度角,非常刺激。以前坐那种急流勇进每当滑下大斜坡时我都难受得不得了,何况这次这么陡,肯定速度非常快。所以就让老公跟导游说我们坐另一种,可是他大概没说清楚,Mike还是给我们买了滑车票。我又气又怕,心想这下完了,排队时,前面的女孩也说可能比较恐怖,更让我提心吊胆了。

这是两节红红的车厢,露天的,只有一层铁丝网作为顶棚,然后就是一排排座位,和游乐场里差不多。只是因为下面的轨道会很陡,所以当现在水平时,它的座位就是向后仰的,坐进去很不舒服。坐进车的时候,我把包背在前面,希望能够增加一点安全感,又四处找抓手的地方,想到一会要承受那种难受的失重感,我眼泪都流出来了。车开了,我一闭眼,一副等死的模样,没想到,车开的并不快,一点也不难受,我这才睁开眼睛。而且车开的时候,一路有风吹过,真舒服。轨道只有短短的一段,主要是把游客送到下面的景点。这时我倒有点嫌它太短了,坐在里面挺舒服的,很后悔刚才没好好看看周围的景致。

车站这里是观看三姐妹峰最好的位置,Mike给大家讲解三姐妹峰的传说,虽然听的不是很懂,不过我在书上看到过。传说有一家姐妹三人都长得非常漂亮,有一天魔鬼看中了她们,要把她们掳走。她们吓坏了,找到巫婆请她帮忙,巫婆就把她们变成了三块大石头,等魔鬼走了再变回来。谁知魔鬼发现后大怒,把巫婆杀死了,从此这三姐妹只好一直呆在这里变不回来了。

我们沿着山间的小道一路参观,山上都是参天的大树,茂密的枝叶把路遮得严严实实的,走在里面很阴凉。原来蓝山这里曾经是一个煤矿,象我们乘下来的这种滑车原先是矿工们下来采煤时乘的。路边还有一个个以前的矿洞,门口有个铜铸的马车拉了一车的煤,我骑上去,耀武扬威了一把。呵呵,整个一个纸老虎!

一路走去又看了很多植物,和库朗达一样,也有讲解的牌子立在旁边,都是似懂非懂的,看到不认识的单词也懒得查。路走到头就乘缆车回去了。这是一个很大的观光缆车,可以装三四十人,不过只好站着。人一多,站在中间也看不到什么风景,天又热,闷得很。出来有些人在购物,我们跟Mike一起回去上车,老公说他也有驾照,Mike问他是做什么工作的,是不是司机,老公忙说不是,只是考了驾照。Mike笑着说,那我把钥匙给你,你来开吧,老公说那怎么行,我们那里是右行的,和这里不一样。

等大家都上了车,我们开往蓝山国家公园去看袋鼠。这里好象是我看到的唯一收门票的地方。天太热,袋鼠们都趴在树阴下乘凉。后来游客渐渐多了,袋鼠们才活跃起来,不时的有几只跳来跳去。可惜这里的袋鼠不许游客接触,大家只能看着,拍拍照。我觉得它们还是有些怕人的,因为每当有游客走得太近,袋鼠就会跳开一些。我们看了半天,也没找到一只袋子里有小袋鼠的,而且它们大都喜欢拿屁股对着我们,后来总算拍到一张袋鼠的正脸近照,它看我的眼神好警惕呀。

出来后Mike在几所房子边的空地上停了一下车,上来的是他的老板,可能有的游客有些手续没有办好吧。在去奥运村的路上,Mike把他的本子递给我们,让大家给他写点留言。这是一个很大的笔记本,我看到以前他接待的游客的留言都在上面。不知道这是他的私人收藏呢,还是他们公司的要求,我觉得这个本子对他来说实在是一个很好的纪念。路上还听到Mike接电话,好象在和女朋友约圣诞的晚餐,明天他们就应该不用上班了吧,就象我们过年一样,这可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啊,真快乐。

奥运村的马路宽阔整洁,两边是各种比赛场馆,充满了现代气息。我们没有下车,坐在里面把主要的建筑浏览了一下,就开到了河边的船码头,在这里就要跟Mike告别了。旁边还停着几辆和我们一模一样的中巴车,Mike和他们的司机打招呼,估计都是一个公司的。排队的时候我看到旁边有张时刻表,原来我们乘的是渡轮,就象公共汽车一样,按照固定的线路和班次,一站一站停靠。那对母女排在我们后面,妈妈累了,一边休息去了,女儿似乎在生妈妈的气,嫌她罗嗦。后来老公说,这个年岁的小孩,有这么个开朗活跃的妈妈,自然会比较叛逆一点来显示自己。那女孩说她在墨尔本是住在当地人的家里,开销很大,我却觉得这样挺好,可以深入了解这里的风土人情,反正她家里估计也不缺钱。船来了,Mike和我们一一握手告别,再见了,这个可爱的有点象个大男孩的导游,虽然我们这个团队有些沉闷,不够活泼,不过这一天的相处还是挺愉快的。

这是一条很宽的快艇,我们找了个靠窗的位置,一路上我就趴在窗上,举着照相机,贪婪的欣赏的沿途的美景。河岸上有很多小别墅,宽阔的河里停着一艘艘白帆船,应该都是私人的小游艇吧,看来这一带都是有钱人啊。本来还打算买游船票,腾出半天来游览悉尼港,这下也省了。越往市中心高楼越多起来,远远的已经看到壮丽的悉尼港桥了,我赶紧跑到船头,这里已经挤满了人。船越开越近,我高举相机,把港桥,还有紧跟着出现的悉尼歌剧院都拍了下来。虽然一路驶来,在水面上看到它们也觉得挺壮观的,可到了近前,发觉歌剧院因为年头长了,已经有些发黄,于是印象上大大打了折扣。

四点多钟的时候,我们在热闹的环形码头上了岸。一出来就看见一个老外在玩杂耍,他站在一根柱子上的自行车上,由五个人从五个方向用钢丝拉住柱子使其直立。他一手拿着根火炬,一手拿着把刀,又叫下面的观众给了他一个苹果,然后就踏在自行车上把三个东西来回扔,抽空还啃一口苹果。我们沿着江边走,一路看到不少街头艺人,有的把自己从头到脚全弄成银灰色,摆出各种姿势,有的留着长头发,在忘情的演奏。我们没去歌剧院,只在背后拍了张照,因为觉得没什么好玩的。

时间还早,我们就去了附近的岩石区,看到了卡德曼小屋。这是悉尼最古老的房子,原是水手们休息的小客栈。不知是不是过了参观时间,大门紧闭着。我这个最喜欢古迹的人自然不会放过,前前后后拍了好几张照片。然后我们就沿着岩石区的小路漫步,悉尼的古建筑主要集中在岩石区,这里的房子大多是维多利亚式的风格。有时走在路上会看到一块碑或者牌子,上面写着这里曾经居住过谁谁谁,是怎样的生平,可惜我的历史知识太浅薄,看的很盲目,看过也记不住。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大宅子,因为有城堡一样高大的大门所以吸引了我们走进去,那是很古老的房子,里面也很有城堡味道。不过有三三两两的几个人,很可疑的看着我们,让人很不舒服,而且里面也没有什么可参观的标志,所以我们就赶紧走了,出门时发现好象有一部分房子改造成了酒吧。岩石区的酒吧很多,但是这里给我的感觉并不很好,可能是因为天色有些晚了,路上人又不多,很有些落寞的感觉,而酒吧附近徘徊的人又用那样冷漠的眼神瞧着路上的行人。我们也没有目标,一直朝北走,经过很古朴的一座桥,绿绿的枝叶从桥墩一侧探下来,和青灰色的砖石形成一幅美丽的水墨画,象中国的那些旅游古迹差不多,感觉很庄重,很深邃,又充满了生机。

当我们走到一座教堂附近时,终于迷路了。这里的路都不是横平竖直的,有些在地图上还找不到,让我这个看图高手也没了方向。幸好老公的方向感还不错,瞅了半天地图,终于带着我走上了一条正确的路。这条路两边都是民宅,和昨天来时在车上看到的那些两层楼的小公寓差不多,有些人家的门口挂上了解寄生的枝环,记得在蓝山的路上甚至看到一些农家的屋顶上装饰了圣诞老人和他的驯鹿马车。

这条路一直走再拐个弯,终于到了地铁站,天已经快黑了。从地铁上来,我们看到门口有一家小店卖一种类似春卷的东西,外面是白白的燕皮,又长又胖,里面包了很多菜,就买了两种。我挑了个鲜虾味道的,没想到拿出来又是冷的,我说热一热吧,那个老太太说冷的才好吃。她长得很奇怪,尤其是两只眼睛,大概位置不对称的。我们给的钱她找不开,就说再买瓶水,可她没有,只好叫我们等一下,她去换零钱。正好这时另一个她熟识的老太太走过,就叫她帮忙换了。原先我以为她可能是香港人,可是听她们说话,估计是东南亚那边的。等的那会儿,她大概觉得不好意思,就说她这里有桶装水,把我们的水瓶拿进去灌满了递给我们,真是个好心人啊。

回去以后让我郁闷的是,这东西实在是不大好吃,里面还卷了一种不知名的菜,一股怪味道。我后来不得不把它拆散了吃,就那两颗虾仁还不错,又大又鲜,蘸的调味汁也不大好吃,天知道他们这是哪里的风味,喜欢吃这种东西,那顿晚饭让我格外的怀念中国菜,恨不得立刻就冲到中国城去点它一桌子的菜。而且这里又什么都没有,要是在Trilogy,还可以自己买点东西做来吃,哪怕方便面对我来说也是人间美味了。晚上,我忙着洗澡,老公坐在床上快乐的看着电视,这里正在放“欲望城市”,就听他老在那里哈哈笑个不停,让我不能不佩服他的听力水平到底比我高多了。(虽然出门看东西还得靠我:P)

文:来源网络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