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来悉尼

   |    2015年10月27日  |   悉尼  |    0 条评论  |    874

悉尼自由行:八个多小时的飞行,双脚再踏上大地时,已经站在澳洲的土地上。悉尼是我们澳洲之旅的第一站。清瘦精干的导游方先生举牌接机。

入境检查是繁琐细致近于苛刻的。对我们一行中的两位男士检查得尤为严格。一个高大的白人警察,将男士们的随身包打开细细查看,又一遍遍地比照护照上的照片打量着真人,他怀疑的目光好像就是在打量着恐怖嫌疑犯。他反复说着一串英语,见对方不理解,就指着入境登记卡的一栏比划着,那是询问我们在澳大利亚的居住地址。我们互相对望,无法向他详细说明我们将住在何处。我突然想起我们手上的一份旅澳日程安排,那上面有我们在悉尼下榻的宾馆英文名,我取出,指着那行字请他过目。他看了半天,好像还是迷惑不解,原来,他看不懂中文,只能看懂那个旅馆名。他打电话,找来一位有着中国人面孔的警察。两人谈了许久,终于放行。这位华裔警察用十分生硬的普通话向我们解释:之所以耽误这些时间,是害怕你们到悉尼旅游会在海滩上被人骗,让我转告你们不要受骗。对这种解释,我们啼笑皆非,糊弄三岁小孩呢!出站后,方先生说:澳大利亚跟美国太紧,最近传言,基地组织说要对澳大利亚采取恐怖行动,所以,入境检查十分严。

这就是澳大利亚欢迎我们的第一个插曲。

出了机场,向市区行驶。眼前的悉尼不像想象中的繁华,摩天大楼不算多,街上没有络绎不绝的人群,市内没有车水马龙的热闹。

午餐后,游览“三湾”:邦迪海湾、双贝湾、玫瑰湾,我们站在澳洲大地面向大西洋,一个从小就在地图上看来看去,感觉就象天边一样遥远,象童话一样神秘的大陆和海洋就在我们面前。躬身捧起细细的白沙,随意地任海沙在手中流淌。玩海戏水日浴的男男女女,有金发碧眼的少男少女,也有黑发黄肤的亚裔,也有棕色的、黑色的人种,大家都玩得同样开心、率性。人们之间是和谐友好的,但也是彬彬有礼保持距离的。

大海、银沙、蓝天、流云,与国内的海滨很相似,不过,悉尼的空气、环境质量和海水洁净度要好很多,回身望着濒临大海的悉尼市,完全透明的空气,使城市和蓝天碧海相互衬托清新如画,雪白的浪花退去,海水清澈见底。

参观新南威尔斯艺术馆,有东方馆、欧洲馆、现代画馆等。东方馆有很多中国画;现代画馆以抽象派为多,有的就是一幅大白布,上面几个蝌蚪般的黑点,还有的像把墨水摔到画布上,一片污渍;欧洲馆有很多美丽的西方油画,在欣赏中感受着西方艺术的魅力。

海德公园是一个大面积大通透的市内敞开式绿地,植物只有两个层次,高大的、品种繁多的树木和地形起伏的草地。很少低矮的灌木丛,也没有怪石和小潭,让人一览无余。中国的园林艺术讲究植物层次丰满和曲径通幽的袖珍园林韵味,东西方园林艺术是截然不同的审美概念,但各有千秋。

来到悉尼的富人别墅区。面向玫瑰湾,一栋栋色彩各异的木结构、大坡屋面、有的带门廊的建筑,一层有几个车库,前面有花园,房后有泳池。没有实体墙分隔院落,大都采取植物围墙或精致的木栅栏。房前花园有大有小,有深有浅,有的精心打理,有的粗放管理,但都没有中国盆景式的植物和奇石造景。

看悉尼的城市管理,与新加坡最大的不同,我认为,在于新加坡的密集,悉尼的疏朗;新加坡的精雕细刻、精致有序,悉尼的轻松随意,生态自然,有浑然天成之感。

据导游介绍,澳大利亚四面环海,中间是沙漠,但蕴藏着丰富的矿藏;人口稀少,只有几千万,国土面积排世界第五;光照充足,冬季不结冰,夏季无酷暑;没有豺狼虎豹等凶猛动物,很少病毒传染病;历史上没有发生过大的战争。桉树是它的主要树种,有200多种;不是栋梁之材,却是造纸的上好原料。但他们不出口纸,只出口原料,因为造纸业是重污染业。

中国总理朱镕基在访问澳大利亚时曾说:上帝给了你们优良的自然环境、广大的国土和丰富的资源。(大概意思)

不过,澳大利亚也是一个缺水的国家。

2015年10月27日

文:来源网络

相关链接:悉尼旅游攻略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