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游记

   |    2015年12月8日  |   悉尼  |    0 条评论  |    863

悉尼游记:终于踏上了悉尼的土地,但是过关的漫漫人流却让我们放慢了脚步,先排队过海关,再排队过物品检查关。物品检查的时候,再一次感受到了西方人的幽默。当我和LG来到分流疏导人员面前时,他眯眼看了我们一眼,故作严肃地跟LG说,“I shall call the police(我想我应该叫警察来)”!把LG吓得,他哈哈大笑地拍了拍LG的肩膀说,“lucky guy! Just joke! Because you have got a beautiful wife! ”(这句不用翻译了吧!自己表扬自己,很不好意思的啦!!)就放我们过去了,什么也没查,我们都不敢相信,还在柜台前想将带的榨菜和药品拿出来给他看,他挥挥手说,不是跟你们说再见了吗?怎么还舍不得走?我们这才安心地离开,我心中暗喜,原来美女在这时候也能发挥效用,可怜LG,还沉浸在刚才的惊吓中,汗流浃背……
终于见到了久违的同学,坐上他那辆红色本田小车,开始感受悉尼的和风细雨。接上同学的太太和孩子,我们第一站的目的地就是Fish Market,先解决肚子问题。鱼市场是澳大利亚唯一、也是南半球最大的海鲜产品交易市场,听说每天早晨,市场内平均1小时便能拍卖达1000箱新鲜海产, 共达65吨海鲜每天从这儿出发,运往悉尼各地。
被各种风味的海鲜酒楼重重包围的停车场里,排满了各种品牌、款式的好车,濒海的一侧,品尝海鲜的露天桌椅一组紧挨着一组,仔细瞧瞧,似乎都是欧美人的身影,并没有见到太多的亚洲面孔。
我们先到琳琅满目的鲜鱼部选购海鲜,挑了很美味的海虾和极新鲜的三文鱼,又去了左手边那条通透宽敞的集市街道。可能是因为下雨的缘故,那里人声鼎沸,到处都是慕名而来的游客和热衷海鲜的当地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位子,去熟食摊点了芝士焗生蚝、芝士焗带子、清蒸小鲍鱼、姜葱炒泥蟹、海鲜炒饭和炒面,一帮人围坐一起,大快朵颐。最让我吃到爽的自然还是我的最爱——三文鱼,肥而不腻,一口吃下,满嘴留香……隔壁是一对移民多年的华人老夫妇,老人似乎言语不多,专心致志对付面前的海鲜,而老太太则为看到国内来的同胞而激动不已,和我们侃侃而谈,看来国外的生活还是寂寞的……
下午,回到酒店休息了两个小时,补充了些体力,同学又接我们继续在风雨中游览悉尼。路上经过悉尼的富人区Double Bay、Rose Bay,果然奢华,独栋的别墅,宽大的院子,私人的游艇……富人的生活总是那么得令人艳羡!当我们到达位于南角咀(South Head)的自杀崖(Watson Bay)时,已是风雨大作,暴雨倾盆。
听说自杀崖是因为它独特的悬崖地形海景而成为悉尼为爱殉情的首选,特别是2007年澳大利亚一名现年29岁长相甜美的女主播夏曼•德拉古在此纵身一跃、消失在茫茫大海中的场景,至今让人唏嘘不已。
等待风雨稍小一点的时候,我们冲上了自杀崖。果然如此恶劣的天气里,自杀崖一个人也没有,眼前的一切还是相当壮观和令人震撼的。上空乌云密布,无际的南太平洋咆哮阵阵,当我撑着脆弱的雨伞、艰难地爬上自杀崖顶端的时候,也不禁一阵晕眩,从这里摔下去,那绝对是一摊烂泥,然后瞬间就被海浪吞噬了。想到这里,赶紧撤离,生怕狂风把我卷下悬崖……
离开自杀崖,风雨也愈发大了起来,当我们到达邦迪海滩(Bondi Beach)——世界十大海滩浴场之一时,已经连车都下不去了。只能隔着车窗玻璃,看往日喧嚣的海滩一片空荡荡的,隐隐可见几个冲浪高手在如此可怕的天气里依然随着狂浪上下翻腾,但不一会又被淹没在其中,寻不见踪影……同学介绍说,邦迪在澳大利亚原居民的语言中,是“激碎在岩石上的浪花”的意思,晴日里的沙滩沙质细腻、海水碧绿,而且当地法律规定女子可以跟男人一样赤裸上身,或海浴,或日光浴,当然在这里裸着上身享受阳光的女子,大多还是面朝沙滩、背向蓝天。最特别的是2009年4月,在这里超过1000名比基尼女孩刷新了最多的比基尼女孩照片的世界纪录。
估计到了8点多,天终于黑了,才有了该吃晚饭的感觉。我们就在酒店对面小巷的KOZY吃的韩国烧烤,店里很吵,很多西洋帅哥和韩国美女(人造)在喝酒喧哗,我们只能在离店门口最近的稍微安静一些的区域就餐,烤五花肉、烤牛舌、海鲜饼、蘑菇杂菌锅,满满一桌的美味直吃到我们动弹不得,而原来极其吵闹的店铺也渐渐安静下来,再一看,韩国美女都醉了,有的一出门就吐了,有的干脆醉到不醒人事,被西洋帅哥直接扛了出去,至于去向何方,就不得而知了……果然如同学所说,韩国人多的区域挺乱的!
吃完晚饭,实在是需要消化,便散步去了中国城。中国城非常的中国化,走在这里真感觉不出是在异国他乡。同学指着Market City后的高楼跟我说,成龙给他爸爸买的房子就在这栋楼里。中国城连“大娘水饺”都有,而且当我们经过“大娘水饺”店门口的时候,发现有两个老外跑出,紧接着又追出几个中国人,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老外没给钱,吃完“霸王餐”就“溜号”了!看来哪个民族都有败类啊!
再信步往前,便到了情人港(Darling Harbour)。到处都是酒吧,港口的游船上下来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个个打扮都很妖艳,特别是女同胞们,无论肥瘦,无论老幼,无论美丑,都穿着低胸礼服,化着浓艳的晚妆,很快就隐没在各个灯光摇曳的酒吧中,酒吧中男男女女,端着酒杯,穿梭来往,举杯欢歌,高声谈笑,或是邀三五好友切磋一下斯诺克……这些纸醉金迷的夜生活似乎都离我们很遥远,我们只是徜徉在码头,远眺一下悉尼塔的点点灯光,近看一下隔壁军事博物馆军舰上寂寥的海鸥,呼吸一下悉尼夜晚带着海水味道的空气,便匆匆而回。

2015年12月8日

文:来源网络

相关链接:悉尼旅游攻略

上一篇:

下一篇: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