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路自驾之旅第二天

   |    2016年7月5日  |   墨尔本  |    0 条评论  |    798

大洋路自驾第二天,今日目标,从阿波罗湾,绕道去奥特威国家森林公园,来一个幽深雨林的包场树顶漫步,之后爬上澳洲最古老灯塔奥特威灯塔的肩膀上,俯瞰壮阔的维多利亚海岸线。接着一路向西,去朝拜大洋路最震撼人心的十二门徒,去曾经发生重大海难事故的洛克阿德大峡谷,最后在坎贝尔港的落日余晖里收尾今天的行程。

1

D1. Geelong吉朗——Torquay冲浪小镇托基——Point Addis Marine National Park阿迪斯角国家公园——Anglesea小镇——The White Queen lightstation白皇后灯塔——Lorne小镇——Teddys Lookout观景台——Apollo Bay阿波罗湾

D2.Apollo Bay阿波罗湾——Otway Fly Treetop Walk奥特威树冠长廊——Cape Otway Lightstation奥特威角灯塔——12 Apostles 12门徒——Loch Ard Gorge洛克阿德大峡谷——Port Campell坎贝尔港

D3.Port Campell坎贝尔港——The Arch拱门——London Bridge伦敦桥——The Grotto石窟——Bay of Islands Coastal Park——Tower Hill——Warrnambool观景台——(走内路公路)Mountain Dandenong丹顿农山
—————————————————————————————————————————————————
清晨,在Apollo Bay的Seafares Getaway醒来,拉开窗帘,推开滑动门,目之所及,海浪翻滚。屋子后面,树上鸟儿,欢愉歌唱。如果不承认自己迫不及待的想要拥抱这个世界,那绝对是假话。

从阿波罗湾前往奥特威森林公园,从海景大道转换到丛林穿行,穿行在近50公里的曲折山路上,一路竟然只偶遇了几辆对向行驶的车辆。尤其快到奥特威树顶漫步的几公里后,钻进了一个只有我们一辆车的羊肠雨林小路,雾气弥漫,仿若梦境,还撞见好几次飞舞在丛林中的深红玫瑰鹦鹉。经历了一段频繁的两秒钟左转,两秒钟右转的过程,尽管司机还乐在其中地驾驶,我这个乘客已然有点疲惫了。距离目的地400米,道路两旁尽是苍翠挺拔的巨木,让我们感觉自己瞬间成为了小矮人。

爬上30米高的人工架设在树顶之间的索道桥,穿梭于白干山梨树、黑檀木、山毛榉、桉树营造出的原始森林中,仿佛像鸟儿一样展望着一望无垠的雨林景象。在奥特威树顶漫步Otway Treetop Walk,你可以切换两种截然不同的雨林体验模式。常规模式就是像我一样,在1.9KM长,30米高的钢结构树顶走廊漫步1.5小时,其中5号塔有螺旋楼梯,可以爬到更高的地方俯瞰雨林和栈道。雨林中的植物从180万年前到至今都没什么变化,这里是地球上最古老的雨林之一。

尽管从奥特威树顶漫步去奥特威灯塔有些绕道,尽管大洋路自驾的第一天就已经亲密接触过灯塔,可是奥特威灯塔毕竟是澳大利亚保存下来的最古老灯塔,曾经来自欧洲美洲成千上万的移民想要来到澳大利亚这块土地上,都要花费数个月的时间飘洋过海,而奥特威角就是他们见到澳洲的第一块陆地。在没有灯塔的时候,数百人的遇难,直至出现这座灯塔,巴斯海峡的船舶才可以顺利通过这个狭窄的海岸和国王岛海峡的入口。所以也很期待能够爬上170岁的奥特威灯塔老爷爷的肩膀上,极目远眺维多利亚海岸线的惊涛拍岸,也想要钻进灯塔守护人的小屋里,亲身感受一小会守护灯塔的滋味。

钻进灯塔的肚子,会看到灯塔守护人留下的印记。曾经的灯塔光源,是采用鲸油,它是用鲸鱼的皮下组织、内脏和骨经熬煮而得的油脂,后来随着科技的进步变成了煤油,而后又采用柴油发电机、电力、广播等方式为航船定位,直到现在的全球卫星定位。经过漫长的历史变迁,现在的灯塔更多是让人们参观游览而非原有的导航意义。扶着奥特威灯塔的栏杆,拥抱维多利亚海岸让人感觉自在如风。尽管才是澳洲的秋天,站在灯塔老爷爷的肩膀上,我已经感觉海风仿佛已经大到能把我吹到大海里,必须紧紧抓住栏杆才觉得踏实。

我觉得最幸福的感受奥特威灯塔的方式就是坐在灯塔正对面的咖啡屋里,望着门前一路延伸到灯塔的绿色草坪和伫立在冷风中的灯塔,双手捧着暖暖的咖啡,再打开那套风靡了三十年的绘本《灯塔守护人》,在那湛蓝大海、亮黄灯光、白色浪花、红白条灯塔、橘红色晚霞搭建成的美丽水彩手绘里,陷入对灯塔守护人生活的美好想象。

十二门徒,这些矗立在大洋路坎贝尔港国家公园内的海岸线上的巨大断壁岩石,石如其名,大自然经过数千年恢弘巨制,独立于大海中。他们见证了时间的流转,他们承受着南太平洋风暴和海风的侵蚀,先是被海浪雕琢成或大或小的拱门,之后拱门轰然坍塌,巨石分崩离析,大大小小散落在海边,成为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些陡峻的岩壁。

尽管被形象化地称为十二门徒,而较起真来仔细数数看,石块也不过只有七块而已,人类活动的频繁、空气污染的加剧,以及强劲的海风和无常的气候使得看起来再坚韧巍峨的岩石也都慢慢被摧毁。有人说“你看到的瞬间,都将成为历史。”,尽管听着有些悲壮伤感,可这也正是十二门徒的现实。

尽管没有遇到传说中落日余晖洒在门徒上的满目金黄,或是晚霞漫天的一片绯红,但站在观景台上,望着这些大我们无数倍的大岩块,依旧不由自主地感受到震撼,在岁月长河里,一切都变得那么微不足道,我们只能把握我们这短短的一生,让它变得更加充盈和美好。
距离十二门徒不远处是洛克阿德大峡谷,曾经这片崎岖荒凉的海岸,海上经常浓雾弥漫,风大浪高,在没有灯塔的时候,很多船只在此沉没。1878年6月1日,一艘名叫洛克阿德的英国移民船在开往墨尔本的途中触礁沉没,52人遇难,只有2人生还,为了纪念这些遇难者,浴室这片峡谷被叫做洛克阿德大峡谷。可以给洛克阿德大峡谷留足时间,顺着峡谷旋梯可以下到海边,漫步赏景,此时此刻,很难想象曾经这里的凄凉故事,满眼感受的除了壮观还是壮观。

大洋路的第二晚,没有继续面朝大海,而是选择了坐落在55英亩的山坡上的戴茜山乡村别墅酒店,让自己实现一个乡村小木屋的梦。主人很热情,还养了一叫做Polly的黑猫,开着壁炉,听着音乐,敷着面膜,钻进被窝……竟然8点钟就睡着了,一夜好梦。

2016年7月5日

文:来源网络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