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游记:库兰达

   |    2016年9月22日  |   凯恩斯  |    0 条评论  |    276

最美国家公园

一早起来,到宾馆大堂,旅行社的车子会在门口接我们。很快,来了一辆大巴,我们这里还有两个人也上去了,看来都是去库朗达旅游玩的。一上车,司机就给了我们两张白色的椭圆标签贴在身上,还有一张行程安排。大巴一路上又停了两处宾馆,带了些人,然后把我们带到火车站南边的门外,这里有他们公司tropical wings的接待处。大家都下车在这里等着,很快又送来了几批人,这场面让我想起了在西安参加的散客游,也是到住处来接,然后集中一起出发,但是这里的服务要好多了,非常准时,车辆也是很新的大巴。在等待的时候,我发现周围的人贴的标签有各种颜色,上面还有几个大写字母,就是我们预定的那个旅游项目的编号,我看了一下,没几个人和我们的标签一样,看来他们参加的项目和我们都不一样。

所有的人都登记好后,分别乘上了车。司机拿着名单点名,读到我们的时候,那个Mr.Zhang怎么听怎么别扭,好几回我都没听出来。车子向西行驶,可以看到沿途的凯恩斯风光,司机一路开车一路给大家介绍。路边开始出现一座座小房子,和外国电影里一样,不再是各种酒店度假村了,我想这就是当地的郊区吧。路上还经过一个很高的塑像,好象听到司机说是库克船长。有趣的是它不象我们看到的一般的汉白玉或是青铜的塑像,给人感觉更象一个大玩偶,色彩斑斓,一只手平举着指向前方,在这些乡村的两层小楼间,显得格外的高大。

车子开到一个火车站前停下,大家都下去了。我们也跟着下去,谁知司机拦住我们说不是这里,可能是我们的旅游项目不一样吧,车上还剩下七八个人。大巴继续向前开,司机一路上讲解着,可我什么也听不懂。上次在大堡礁已经有了惨痛的教训,听力差真是吃亏啊,上次的人好象还有点口音,这个听上去挺舒服的,可就是不明白,好象在讲当地的一个传说。

车把我们送到缆车站,司机去买票,叫我们不要乱买商店里的东西,说很贵。观光缆车的入口处有各国文字的说明,沿途的景致和停靠站都写在上面。我找到了中文的那张,这下不会白来了,可惜这张纸后来不知掉到哪里去了。开始时不知道,我们和前面的一对印度情侣一起上了一个包厢,后来才发现其实缆车空得很,我们完全可以各坐各的,互不打扰。不过这一路上还有上回在大堡礁都让我觉得印度男子对女朋友都很细心照顾,脾气很好的样子,而且印度人的英语比我们好多了,到底从前是大英帝国的殖民地。原先以为他们会比较保守,现在看来和我们没什么区别。老公说得对,能这样到国外来的,肯定都是条件不错而且思想也比较开放的,看来倒是我孤陋寡闻了,也许我看他们的想法就和那些欧洲人看我们中国人的想法差不多吧。

坐在缆车上,下面全是一片绿绿的热带雨林,说明上写的这个树那个树哪里认得清,听都没听说过,看来弄到中文说明也是白搭。很快,第一个中途站到了,我们下了车,车站旁用木头在雨林中搭了一条小路,沿路有一块块介绍的牌子,可以参观热带雨林的各种植物。兜了一圈回到车站,去了一下洗手间。虽然建在山间,却和机场的一样干净,而且设备一应俱全,甚至还多了给马桶圈杀菌的消毒液,一直听说国外的厕所特别体现他们的文明程度,现在看来果然不假。

缆车在不停的运转,我们又重新上去。这里的缆车好空啊,让我不禁想到国内的观光缆车,从来都是要排长长的队,甚至象上回在九华山一排就是一两个钟头。这里来来去去尽是些空的包厢,政府要白白浪费多少金钱啊,他们不心疼吗?

缆车前行开始看到河流,这里停靠的站是巴隆河,下车走一小段路就可以看到巴隆瀑布。可惜现在是枯水季节,只有小小的水流,根本算不得瀑布。河对岸远远的看见著名的库朗达观光火车,是那种老式的蒸汽机车的样子,停在山间很漂亮,我想开头先我们下车的那批人应该就是乘这个车吧。

继续坐缆车,视野越来越开阔,越来越壮观。一条大河在热带雨林中穿过,宽阔平静的河面,两岸是郁郁葱葱的绿树,树下的青草一直长到河水中,铺满了河岸,看不到一点泥土的颜色,一条铁轨在树影中隐隐约约的穿行而过。这就是刚才那条巴隆河的上游,过了河就是库朗达了,我们下了车走出车站,沿着地图往市场走去。一路可以看到农家的房舍、小咖啡馆,到市场附近越来越热闹,店铺多起来。我们逛了一圈,感觉没有凯恩斯的夜市便宜,不过热情的售货员邀请我品尝了一小口赠送的芒果冰激凌,味道挺不错。可惜我还不能吃冰的东西,否则这么热的天,真想放开肚子享受一把。

十一点多的时候,我们在蝴蝶园门口又见到了我们的大巴和司机,还有贴着各色标签的其他游客,车把我们送到了土著文化园门口。进去后大家又分散了,有一位女服务员主动过来和我们打招呼,告诉我们在园子里都玩些什么项目,各在哪里,并指点我们到第一个点。在那里我们看到一群中国人在扔回力标,就排在他们后面,排到才知道不是给我们的。在那个土著的指点下来到服务台,很快,给我们安排的导游出现了,是个胖胖的土著人,脸上身上用彩色颜料涂得花花的,他说他名叫Jimmy。没想到他只带我们两个人,看来报名这个行程的人还真少。那群中国人到下一个点去了,Jimmy开始教我们投回力标,我们一人投了四五个,没想到我投得比老公好,好几个都飞回来了。下一项是吹土著乐器,忘了叫什么名字,一根长长粗粗的木棍,中间空的,有一米多高,看着象云南人抽的水烟枪。Jimmy说这东西有四种吹法,然后一一给我们演示,再叫我们试试。那东西有一股怪味,不过没想到我居然也能吹出声。最后一项是投长矛,这是他们打猎时用的,就跟我们体育课投的标枪差不多。旁边还有一个土著老头,身上画的比Jimmy好看,投得也比Jimmy棒,一下就能把长矛投到很远的一根木头上。Jimmy扔了好几回都不中,沮丧的说再扔不到他就没中饭吃了。可惜这个项目不让我们试,因为太危险了,我想估计倒不是怕我们有什么危险,而是怕我们把矛扔到人家头上去吧。

这里的节目结束刚好十二点,在山坡顶上有一场土著舞蹈表演,我们赶紧冲到演出场。门口有节目单,本想拿张中文的,结果只找到英文的还算看得懂。表演的一共六个人,四个跳舞,我看到了Jimmy在里面,一个演奏,还有一个报幕加演奏。他们身上涂的花样各不相同,据说每一种代表一个部落。报幕的土著带着浓浓的口音,就我这种听力水平连标准的都听不懂,别说他的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场“寂静的蛇”的舞蹈,四个人扮成四条蛇在观众席上游走,一边还发出咝咝的声音。其中一个跳得最好,我们那个Jimmy实在太胖了,跳的时候浑身的肉都在抖。

看好演出走出来,发现门口有个考拉园,两只考拉在树上睡觉。终于看到考拉了,一直就觉得他们可爱得不得了,可惜隔着玻璃窗总拍不好。于是我们花了15块钱抱着一只专门陪游客拍照的考拉合了张影。照片拍的很不错,小考拉好可爱,可我就是不敢抱它,只能看着服务人员抓着它的两只胳膊,把它放在老公身上。它就这样一把抓住老公的手臂伏在他怀里,很乖的样子。第一张没拍好,眼镜有反光,重拍时小考拉回过头来看看我,一脸困惑的样子,象个被爸爸抱着的小孩子,让我喜欢死了。听说考拉一天要睡二十个小时,所以总是懒洋洋的,还一脸的无辜,难怪人见人爱。

玩好了,车子还没来,可是时间又不多,也不敢去吃饭,尽管我已经饥肠辘辘,只好再进去转一圈。看到了一些热带果树,还有一种叫做军鸭的水陆两用车,披着迷彩的外衣,游客可以坐着它在雨林中参观。在园子的一侧还有袋鼠和鸸鹋,就是澳大利亚国徽上的那两个,鸸鹋长得有些象鸵鸟,不过要比它们小多了。

大巴把我们送回库朗达镇上,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只好在路上匆匆买了两份三明治。我要的是一份蔓越莓酱加火鸡的,想想就好吃,可拿到手里却是冷的。唉,为什么老外总喜欢吃冷食呢。我们冲到火车站,在售票处凭日程表领了两张火车票。车厢里很空的,我们占了一对长条椅。车厢都是木结构的,走道在一边,座位在另一边。它比一般的火车短,半当中还有门可以下车。车厢间没有厕所,只在每节车厢尽头有个饮水机。天花板上的一条条横梁上挂着以前修铁路时的老照片,侧面还有液晶屏,讲解着这段历史。可惜车上没有空调,在这样的天气没风的时候还挺热。开车以前,我在车厢里找位置想把它拍下来,后面一排的长椅上躺着一个女孩,看我过来,就一屁股坐起来,说“来,来,坐这里拍,这里可以看到车厢里全部的照片,不过你要先付给我5块钱”,说着就咯咯笑个不停,我也笑了,她那神气就跟沈建锋一模一样。火车很快就开了,广播里一个男声大概在介绍这段铁路建设的历史。我们在绿树间穿行,不时有一小阵凉风吹来。在凯恩斯这些日子温度基本上徘徊在33度之间,虽然阳光很强烈,只要有风还是不太热的,不象在上海的夏天吹的总是热乎乎的风。我们的运气还不错,来时书上介绍这里处于热带的边缘,夏季潮湿多余,没想到天气天天都那么好。

车到巴隆河瀑布停了下来,游客们纷纷下车参观拍照,这就是我在缆车上看到的对岸情景。这里是一段拐弯的铁路,使我看清了整个火车,还挺长的,挂了好多车厢。火车继续上路,在经过前面有一段山壁时开得很缓慢,列车员介绍说这里水多的时候有一大片瀑布,我想起了在明信片上看到的那张库朗达风景画,就是在飞流直下的一块瀑布下有这辆古典的老火车在绿树和山崖间穿过,可惜我们看不到这美景了。

由于天热,列车员给每位乘客发了一卷湿巾纸,冰冰的,大概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爽过之后,再也挡不住瞌睡虫的袭击,我们昏昏睡去。等我醒来的时候,早已出了山林,在乡野的平原上行驶了,一路可以看到公路边的牲口和农舍,还有学校和踢球的孩子们。火车进站了,但不是凯恩斯火车站,我想应该是那个Fresh Water车站吧,就没去叫醒老公,很多人都下车了。火车继续开,一路上经过了机场,终于到达凯恩斯火车站,下了车第一件事就是冲进厕所。在车站出口,有一位穿着和那个大巴司机一样的先生上前询问我们是不是住Trilogy的,我才想起他们还应该有车送我们回宾馆,就问他是不是Tropical Wings的?他说是,于是带着我们上了一辆小巴,原来只要送我们两个人,真是不好意思,让人家等了这么久,早知道刚才不在车站里慢慢晃悠了,所有的乘客都走光了,他一定以为接不到人了。

回到住处才三点多,前台又是那个小伙子。我们跟他说我们明天一早的飞机就走了,请他帮我们订了一辆出租车,然后把帐结掉。没想到他们也不查房,我们用掉的沐浴液什么的也没算钱,只要我们付了这里的唯一消费――库朗达一日游。有趣的是,我们问明天早上很早走,怎样还钥匙时,他指指柜台一边的一条开槽。原来只要到时候把钥匙卡丢进去就可以了,真是对顾客充分的信任啊,让我更觉得这里象自己家一样,好亲切。

时间还早,我们回屋整修了一下又出发了,先到马路对面的酸奶吧去一偿夙愿。一直忘了说,澳大利亚这些英联邦国家都是左行的,这里的红绿灯又很奇怪,要等好半天才看到行人绿灯亮。一开始我们还很守交通规则的等候,生怕出来丢了国人的脸,可是却很快发现外国人全是乱穿马路的。他们的路口也有那种换灯按钮,不过和我们的一样都没什么作用,可很多人依旧是走过来停也不停的按一下就过马路了。倒是一些亚洲人还比较守交通规则。不过好在这里的车也不多,所以我们象国内一样,随大流了。

站在酸奶吧里,面对这么多口味,我都不知挑哪个了。好心的酸奶先生拿了个象果冻那样大的小塑料盒,让我先have a try。于是我点了一个名字不认识的红红的一种,他又让老公也尝了一个,我们都觉得很好吃。其实本来我们只想买一个分着吃的,因为这里的大中小三号碗,即使是小碗也比国内的酸奶大了两倍多。可是他那么热情,让我很不好意思,就决定买两个。我挑了个杂味莓的,老公挑了个巧克力的,这样我们就尝过四种味道了。不过那家伙给我们盛的时候样子有点怪,是不是觉得我们太精明了?还是以为我们不喜欢先前尝的那两种味道?

今天剩下的最主要任务就是买纪念品了,我们在路上的一家店里买了几张土著画和绵羊油。老公还想游泳,就又去了游泳池,不过今天风大,有点冷,游了一会就上来了。我们在麦当劳吃的晚饭,然后就在那家夜市里逛来逛去,先后买了回力标、土著手绘盘子,又买了几张土著画,提着满满的收获回家了。这是我们在凯恩斯的最后一晚了,好留恋啊,这么美丽的海滨小城,这么热情的人们,这么悠闲的气氛,这么周到的服务,还有这么温馨的小家,真不舍得离开。
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