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游记:凯恩斯博物馆

   |    2016年9月22日  |   凯恩斯  |    0 条评论  |    261

最美国家公园

上午起来从冰箱里拿出牛奶和面包,我又有了新的创意:把带来的巧克力夹在两片面包中间一起烤来吃。于是拿出多士炉,费了好大劲才把两片面包塞进去,谁知一会儿冒出了黑烟,把我吓坏了,赶紧关掉。面包鼓鼓的,拿都拿不出来,最后都被扯烂了。这回不敢玩花样了,老老实实的一片一片烤。谁知按键怎么也按不下去,最后只好吃冷的,还弄坏了炉子,这下罪过大了。我赶紧把炉子藏到柜子里,希望不要被发现。

吃完饭,我们把房间收拾干净,拍了个DV,因为我实在太喜欢这个房子了,一定要把它好好的拍下来带回去。然后又研究了一下昨天从楼下拿的库朗达旅游的广告,打算今天把它订掉,明天去玩。想想明天就是这里的最后一晚了,真舍不得,这里好舒服的。

因为昨天在酒店附近的路上发现了一家吃海鲜的店,所以中午我们就杀了过去。点了一大盘,有龙虾、螃蟹、6个生蚝、8只大明虾,配好了蘸的沙拉酱和夹蟹钳的工具,又要了两瓶啤酒。后来服务员还送了我们两份蔬菜色拉,不过味道实在不敢恭维,主要是里面有一种味道怪怪的调料,和昨天就领教过的难吃的干酪。海鲜的味道真不错,可惜就是冷的,为什么外国人都喜欢吃冰的呢?蘸的沙拉酱也很好吃,带着一点酸酸的味道,很对我的胃口。我们张牙舞爪的吃了一大顿,最后都不行了,剩了两只肥肥的大虾带回家准备晚上再吃。回去的路上,我发现旁边有一家酸奶吧,里面的酸奶有十几种口味,好诱人啊,可惜已经塞不下了,明天再来吧。

进大堂的时候,我们顺便把第二天的库朗达之行定好了,费用记在帐上,走时一起付。今天大堂里的不是那晚接待我们的小伙子,是个三四十岁的男人,还有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昨天指点我们超市位置的那个。那女孩一边啃着苹果,一边慢悠悠地做手上的活儿,感觉很清闲。回到房间打开电视,怎么没电,可是灯却可以亮,床头的带闹钟的收音机也没显示了,微波炉也没电了,怎么回事?下楼的时候,我们就去前台又报修了一下。不知他几时会来修好。

下午我们出发去了凯恩斯博物馆,这是第一天逛街时发现的,当时是星期天不开门,而且时间也晚了。它在一座两层的旧房子楼上,窄小的楼梯上去,门票5块钱。门口的老太太很和蔼,老公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着了凉,一会儿打一下嗝,在博物馆这种静悄悄的地方显得格外响亮。那位老太太很善意的给他说有两个办法可以解决,一个是翻个跟头倒立,还有一个是喝点水。他喝了水之后果然不打嗝了,没想到还真有效果。博物馆介绍的是凯恩斯的历史文化发展,从最早的土著居民,到发现金矿引来了世界各地淘金的人们,后来有了第一支医疗队,修了铁路,还可以看到当时人们的家居用品。凯恩斯很早就有了中国人的足迹,可以看到一家中国人的全家福照片。朱熔基也到过凯恩斯,还在机场观看了土著舞蹈。我们出来的时候,在门口的留言簿上留了言,这时正好博物馆也要关门了。我忽然觉得这个小城市里的生活真的很惬意,做一份轻轻松松没有任何压力的工作,悠然自得的享受生活,多幸福啊!

出来我们就去了邮局,因为第一天在市场里买了几张明信片,正好可以先寄些回去,弄个凯恩斯的邮戳。这里的邮局很奇怪,完全是个商店,好在我们只要买点邮票,要是寄个包裹什么的,真不知该怎么弄。澳大利亚的邮箱都是红色的,寄到中国的明信片一块一一张,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

完工后一路往南走,我想去火车站看一看。火车站和一个大的商场连在一起,估计是这里最大的现代商场了。我们走累了,循着一阵阵飘出的咖啡香味,坐进了一家咖啡馆,这里比国内便宜,两杯咖啡才5块多,折合人民币30元。我们坐在两个高脚圆凳上,屋内一角是一面大镜子,镶嵌在青铜花纹的边框里,很古典的那种,美极了。

黄昏的火车站空无一人,这是一个很小的车站,感觉就象我们的地铁站。我们转了一圈没什么东西就又回到商场,到处乱逛。尽头是一家大的百货店,其他都是小店,吃喝玩乐一应俱全。因为我想买一些纪念品带回去,就进了一家名为Australia made的小店,看到了小华叫我带的绵羊油。正在研究哪个合适,一个帅气的男生过来热情的帮我介绍,这个是擦脸的,那个是擦全身的,这个是水,那个是膏,这个早上用,那个晚上用。还说这里的东西都是澳洲制造,并调皮的说包括他也是。这么周到的服务,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不买了,因为我发现这里的价钱有点贵,幸好后来他有事走开,我赶紧拉着老公趁机溜走了。

出了商场回家去,我在地图上看到一个公园,于是打算顺路过去瞧瞧。这哪里是个公园啊,没有门,没有围墙,甚至都不是草坪,就是块空地。不过让我兴奋的是,边上有两棵大芒果树。说实话,我还真没见过芒果树,不知道该长什么样,我是看到了树下落的一大片芒果才认出它来的。我从中选了5个长得比较漂亮的,带着战利品蹦蹦跳跳的回了家。

晚饭按原计划自己动手做昨天买回来的鸡肉,前两天吃饭剩下的黄油正好派上了用场,就把它放到锅里烤化了当油,香喷喷的鸡肉在锅里翻动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我叫老公打开电视,可是怎么不亮,我们这才发现床头的带闹钟的收音机也没显示了,微波炉也没电了,怎么回事?老公打了个电话到前台去报修,他们说一会儿就来。我们只好在寂静中开饭了,吃到一半,门铃响了,进来的是第一天晚上的那个小伙子,还是那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他来修电的,老公指给他看现象,他说可能是保险丝断了,就到卧室的衣橱里,原来那里有个电闸,一扳就好了。我把心一横,就拿出了那只藏起来的多士炉,说好象不大好用,他放了片面包进去,一按灯就亮了,说就这样用。居然好了,这下我也放心了,欢天喜地的把他送走。他边走边说我们煮的晚餐好香啊,我们一边说谢谢,一边把他送走了。后来我想是不是应该邀请他尝一尝我们的美味晚餐?或者这样的情况应该给他点小费?因为第二天我们结帐时,我觉得他的态度没以前那样好,有些冷淡了。至于那多士炉,我想应该是我早上野蛮使用时造成的跳闸,所以后来不好使了,只是我们都没发现。

晚上我们享用了我捡来的芒果,原本还担心会不会中毒,没想到很甜很甜。就是茎多了些,可能是有点老了,因为它是熟透了自己掉下来的。对了,忘了说昨天买的蓝莓,不是很甜,里面有一粒粒小籽挺别扭的,不过总算还不难吃,但我更喜欢它们做成果酱的味道。不管怎么说,也算见识过什么是新鲜蓝莓了。
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