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游记:克雷德尔山

   |    2016年9月26日  |   澳大利亚  |    0 条评论  |    271

最美国家公园

在Launceston的Hertz取车,是个现代Sonata。租车的小姐态度特好,嘱咐我别担心左行,跟着车开就是了,还让我走之前在Launceston逛一逛。我是没敢在城里瞎开,直接按照打印的路线小心上路。澳大利亚的路是窄,大概在美国跑两条道的宽度在这里跑三条道。刚开始的三段路都是单行道,还算容易。不过有一次左右两边都是大巴,愣是得从中间钻过去,挺吓人。澳大利亚的公路大概分为四等,国道,限速约110公里,然后是地方公路,分ABC三等,再下来就是毛路了。国道在大城市周围是两方向分离的,但是一出城镇,中间便没有间隔了。如果对面来个十八轮,那就是一股风吹得你的车直晃。A比国道路面差一点,B再差一点,C干脆就是双向共用一条道,在山路上走,弯多,比较危险。对了,国道中间有的时候是虚线,你是可以逆行超车的。战战兢兢开出Launceston,上了国道,开车就简单多了。路上标志很多,完全不用记路线、看地图。加上Hertz送了张挺大的地图,我买的塔斯马尼亚公路地图册基本没用上。把四个等级的路都开过了,三个小时后到达公园大门。

忘了说什么公园了。Cradle Mountain – Lake St. Clair国家公园。塔斯马尼亚有20%的面积属于联合国的世界遗产:Tasmanian Wildness。该遗产包含四个国家公园,其中之一就是Cradle Mountain – Lake St. Clair。这个公园最为著名,因为其内部有一个叫做Overland Track的徒步路线,堪称澳大利亚的徒步路线的No. 1。这Overland Track从Cradle Mountain下的Lake Dove走到Lake St. Clair,跨越崇山峻岭,经过各种地貌,中间全是无人区,全长80多公里,通常需要五天完成。这条track是个”单行道”,要么只走半天就退回,要么走完全程。我当然没有时间走完全程(虽然不止一次地计算过时间,但是我最多有三天的时间来完成它,否则就会误了回美国的飞机。想去啊!Mission impossible),于是我挑了景色最优美的北边的Cradle Mountain玩两天,走一些day hike。在Visitor Center,算了算,居然是买$50的全塔斯马尼亚的国家公园通票更划算。然后去YHA check-in,bunk room,光床,自己带睡袋。不过卫生间很是不错,很宽敞干净。

一路上多次停下来拍照。今天天气不错,大晴天。据说Cradle Mountain这里十天只有一天晴。赶快抓紧时间多照几张照片。Cradle Mountain果然雄伟,高高地插到云里,不时露一下脸,竟有着象刀锋一样尖锐的山顶。

走了著名的Lake Dove Circuit。的确是世界级的trail!第一,风景好。绕湖一周,途经沙滩、雨林、瀑布、小溪、草坡,两旁的植被都是外国没有的品种,对我来说绝对是奇异之旅。第二,路好。几乎全程都是栈道,impact最小化,比土路环保。第三,人少。五公里路线我只遇到两组一共四个人。经过Cradle Mountain下方,向上仰望,那个陡啊,明天的登山不简单。

七点半回到YHA,吃了不少东西:一包薯片、一小瓶酸奶、一小盒果汁、两个鸡蛋、一个沙丁鱼罐头,以及半盒牛奶。

洗完澡,写游记,闹钟上到六点半,睡觉。

起床吃饭,七点半到达Lake Dove边上的停车场,登记簿登记,我是今天第一个出发去Cradle Mountain Summit的。整理行装,八点出发。前面一半和Overland Track重合,路上超过两三组背着大包走Overland的。这一段大部分比较轻松,都是山脊上的boardwalk,石子都没有,我还小跑了一段。中间经过一个小山,Marions Outlook,地势不错,下面俯瞰Lake Dove,上面仰视Cradle Mountain。再走近点,Cradle Mountain几个山峰就进不了镜头了。天气多云,空气湿润,Cradle Mountain主峰不时有云雾笼罩。因为走在山脊上,一侧能见度很高,另一侧全是雾气。路上经过无数可爱的小池塘。这些池塘看上去很稳定,周围并没有水源,全靠降雨维持,非常有趣。

接着经过一个小屋,叫做Kitchen Hut。这是Overland Track上的第一个小屋,仅供应急用,不许宿营。从这里开始,下一个小屋就是Overland Track的第一个宿营地。几步之外,我便和Overland Track分开了——一条岔路通向东边的几个目的地,包括Cradle Mountain Summit。这个分岔也基本上是我全程的中点,之后的道路会变得无比崎岖。

吮了一小袋Energy Gel。抬头看,云雾蒙蒙,不见天日。如果把Cradle Mountain做个纵剖,那么剖面的下一半是个扁平的梯形,而上一半则是个等边三角形。下一半是土路加上碎石路,在山坡上蜿蜒前行,和一般的山路相比只是陡一点;上一半便没有路了,全是在大石头中攀爬。”路”的标记靠的是插在石头上的铁杆,上端漆成红色。走到一个铁杆跟前,再找下一根在哪里,然后朝着哪儿爬过去。这一系列的铁杆,一直引导你爬到山顶。

“乱石穿空”,这过去只在头脑中虚构过的景象,现在实实在在地呈现在眼前。Cradle Mountain的上半段全是柱状的大石头,本来都是竖直朝上的,大概由于风化的原因,有的倒塌了,歪歪斜斜,十分狰狞。顶峰便是一簇这样的大石头,和附近的几个矮一点的山峰相比,景象没有本质区别,只是高度略高。

一直下雨,石头全是湿的。我的鞋是著名的Merrell Chameleon,鞋底应该比较防滑,但是也不敢大意。我带了个三脚架,一只手拿着,另一只手扶石头。沿着大约50多度的石坡,爬到距离顶峰不远的一个鞍部,路标让我先下行,然后绕到顶峰后面最后再登顶。下降的这段路我一看,天,太陡了,拿着三角架没法爬。背包是个summit pack,仅够装点小东西。于是把三脚架横夹在背包和我的背之间,用腰带束上,这才腾出另一只手。

最后这一段爬得心惊肉跳,坡度大约有60左右,石头表面全是水,而且一根草也不长。四肢并用,小心翼翼下降,绕道顶峰后方,最后一段石头爬完之后,便是相对平坦的顶峰。

大雨如注。把背包藏到一个歪着的石头下面,拍了几张照片,瞭望一下四周,雾蒙蒙什么都看不见。可以想象,底下Lake Dove湖畔的人仰望我这里,必是看到云雾遮盖了山顶。

头一次把三脚架和单反相机背到顶峰。一路上拍了不少照片,在山顶自然更不能放过机会。把GPS放在顶峰标志上啪啪啪拍了好多张。

下山一点都不比上山简单:以前也从来没有在攀岩中练过下降。有时候需要双手挂在石头上往下跳,有时候要两腿蹬着两侧的石壁往下蹭。磨蹭了一个小时,终于踩到土地上了。在最陡的这一段路上,上下我都没有顾得上拍照。之后的路轻松了很多,可以把三脚架取下来拿着。从Kitchen Hut开始慢跑了一段,在Marions Lookout找了条没走过的路,直接下到Lake Dove Circuit上。回到停车场,在登记簿上check out,大约1点45。5小时45分中,比平均速度6-8小时还少一点。我以为摄影耽误了不少时间,没想到自己走得满快的。下降的路上,碰到了全部roommate,都是去山顶的。后来知道一组放弃了,另一组父子俩完成了。他们上山的时候,天气基本已经晴开,顶上的风光一定很好

6点起床,吃喝完毕,开到Lake Dove停车场,8点上路,带了少许吃的、水囊、相机、三脚架和GPS。刚开始比较好走,到Marions Lookout一直是缓坡上升。在Lookout可以俯瞰Lake Dove,并远眺Cradle Mountain。半小时的平路后是Kitchen Hut,我路上遇到的唯一一个hut,是作避难所用的。之后马上是个分岔,Overland往右,Cradle Mountain往左,道路渐渐变得陡峭,地面也由乱石代替了木板,上升大约100米后植被便基本没有了。太阳已经完全看不见了,云雾中渐渐下起雨来。地面很湿,石头们好像从来没干过,都泡透了。山峰的上一半全是石头,而且越来越陡,坡度超过45度,最上面甚至有60度,光走是不行了,由于一只手提三脚架,只有另一只手扶石头。一路上track由一些插在石头里的铁棍来标记,走到一根铁棍然后找下一个,一根根漆了红漆的棍子一步步引我向雾蒙蒙的山顶走去。山上的石头,有很多竖立的石柱,横截面是长方形,也许是风化的缘故,有的石柱歪斜了,倒塌了,甚至碎成小石块,成为我上山的路基。

天一直下雨,风也很大,也许下方的湖边正是阳光普照,只是Cradle Mountain山顶有云而已。

山实在太陡了,只好把三角架插在背包和背之间,用腰带捆住。现在手脚并用,也是步履维艰。Track经过一个fake summit,再通过非常抖的一段下降,绕到顶峰背面,几经周折终于登上相对平坦的顶峰。雨哗哗的下,镜头上全是水。但我还是照了好些照片。在顶峰逗留了大约15分钟,开始下撤。

上山容易下山难,更何况是如此艰险狰狞的山峰。花了比上山多得时间,终于回到有木板的Overland Track。心中充满胜利的喜悦和征服者的豪情,一点疲劳感都没有。1点45到达停车场,共用时5:45,比平均的6-8小时略短。

休息了一下,吃了点东西,然后在Devils at Cradle看了关于Tasmania Devil的一个presentation。Devil越看越可爱,特别是小的,能当宠物养就好了。
文:来源网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