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游记:回国篇

   |    2016年9月22日  |   澳大利亚  |    0 条评论  |    332

早上起来收拾好行李,吃了饼干作为早饭,八点半左右下楼到前台check out。办好手续时间还早,我们坐在大堂的沙发上等待,我先去对面寄信。Crest对面就有两个大红的邮箱并排站在那里,我来的第一天就注意到了。邮箱上写着每天晚上六点收信,他们倒是不急,一天才一回,我们那里一天至少收三回呢。我把明信片们扔进去,心想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寄到。我本来是想弄个圣诞节当日的邮戳,看来也没希望了,即使是平时,他们的邮局五点半下班,信六点才收,拿回去也不会盖戳,何况今天是星期天还是圣诞。

回到大堂,等了一会儿,机场车来了,和送我们来的中巴一样,只是没想到这次只接了我们两个人就直奔机场,所以我们又是很早就到了。开车的司机是个小伙子,下车的时候我对他说圣诞快乐。在去机场的路上,我一直看着窗外,希望最后寻找到一些圣诞的迹象,可是好象一切都和平常差不多,只是马路上人少些,也许是因为时间还比较早,昨晚狂欢了一夜,很多人还在睡梦中吧。

机场里已是一片繁忙的景象了,人来人往,外面连个坐的位置都找不到。我们的航班在最边上,过去已经有人在排队了。队伍渐渐变长,有个工作人员拿个仪器在每件行李上先照一遍,没有问题就贴个纸条在上面。排队的都是中国人,要不是看到一些机场的工作人员,我都感觉好象已经不是在悉尼了,满耳听到的都是中国话,甚至就是上海话。

我们的check in很顺利,那位女士问我是否确认小刀之类的东西都打进了托运行李,我说是的。现在在机场已经明显比刚到的第一天适应多了,这一个星期的外国生活到底还是让我的听力长进了不少,即使有些口音我也能分辨出来,不再把英语当成一种噪音充耳不闻了。一路进去始终有很多人,到哪里都要排队,悉尼的机场可真够繁忙的啊。总算进了候机厅,人空了不少,我发现走廊里还有电脑可以上网,只是没法看我们熟悉的中文网页,我能做的就是上了个hotmail清理了一下我的邮箱。

我们一边看报纸一边等飞机,国航的飞机又误点了,后来还换到了隔壁一个登机口。最后终于上了飞机,离开的时候可没有来的那会儿那么兴奋了,我趴在舷窗上,最后看一眼生活了七天的土地。外面是阳光普照,和我们来时一样的好天气,可惜不得不回去了,明天一早还要上班,还得搬家呢。

飞机上人坐得满满的,吵吵嚷嚷,没看到外国人,感觉跟坐国内的航班没什么区别,除了时间长一点。我睡了一会儿,后来放“做头”,我就换到走道一边来看电影了。傍晚的时候,老公去厕所,结果地上有个垃圾袋,他跳过去又把脚扭了,回来的时候一瘸一拐的。好在这次是左脚,不是前天那只。我想可能是因为坐了太长时间,一直蜷在窄小的位子里缺乏运动,造成血流不畅,所以活动一强烈就承受不了。空姐给他拿来冰袋敷脚,就这样一直到七点多飞机到达浦东机场,还是感觉不大好,空姐就给我们叫了轮椅。

等其他客人都下了飞机,我扶着老公到飞机外面,轮椅已经等在门口,推车的是一位穿着呢大衣制服的小美眉。就这样我背着背包行李,老公坐在轮椅上,由小美眉推着一路过关,因为情况特殊我们也不用排队,下楼乘的是厢式电梯。浦东机场里空空荡荡的,比悉尼机场看着舒服多了。拿好托运行李,到离机场3线最近的大门口,让老公坐到座椅上,小美眉总算完成任务回去了。

我这时才去换上厚衣服,想想也真厉害,外面可是严寒的冬季夜晚啊,估计也就十度,我却还穿着中袖的汗衫和一条牛仔单裤,居然都没觉得怎么冷。可怜的老公脚不好,毛裤也不好加,只能穿上毛衣外套。我们上了机场3线,满耳又是熟悉的上海话了。

我们乘到打浦桥下了车,叫了辆出租回家,一路看着熟悉的街景居然有几分陌生。到家已经九点了,一进门看到厨房,竟有一种又到了一家酒店公寓的感觉。晚上有点饿了,我们煮了包方便面吃。第二天早上出门上班,走在路上还觉得怪怪的,直到投入到热火朝天的搬家中我才重新找回了自己。

文:来源网络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