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自驾游景点:瓦南布尔

   |    2016年7月7日  |   澳大利亚  |    0 条评论  |    875

瓦南布尔是从墨尔本往阿德莱德走的路上,维多利亚州最后的一个能用“大”来形容的城镇,也是大洋路的西端尽头。大洋路到了这里,已然不像在十二使徒岩的时候那样“四万八千丈”,而是平缓了下来,又贴着海洋前行——然而,岛、破碎的海岸线、悬崖、断层,该有的还是有的。到达瓦南布尔之后,转过一个平滑的海湾,然后就又是破碎的地貌。这构成了瓦南布尔两大徒步的好去处——Lady Bay和Merri海洋保护区。一个适合度假,一个适合观鸟。

1

瓦南布尔Warrnambool这个名字,一听就知道肯定是土著起的。这个名字最早被用来称呼附近的一个火山锥,后来成了城市的名字。葡萄牙人随着西风漂流来到了澳洲,但真正开始有人定居,还要等到19世纪英国的全球开荒,尤其是澳洲1850年代的淘金热。所以,显然这本来是个“土白土白”的小镇,以航运、农业和矿业为主,直到后来墨尔本在经济上足够辐射到这里之后,才逐渐变成了旅游为主,附带一些教育和会展的“三产小镇”。

总的来说,殖民者如果在一片新的土地上遇到大河,便可深入陆地深处,在河边建立一系列的城市。如果没有大河(只是小河或者天然港口),就会把城市坐落在偏河口的位置,今后的发展都以那片三角洲/河谷为中心。前者可见南美的拉普拉塔河和北美的密西西比河,后者可见澳洲、美国西部和巴西中南部。总之,“联邦”这件政治表现,也与自然禀赋相关。缺乏纵深河流的大陆,城市也贫乏,几个城市互相孤立,每个州只有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每个州也都依赖这座中心城市的影响力和经济上的辐射,这就是澳洲、美西和巴西沿海的现状。

对于维多利亚州而言,最重要的城市自然是“帝都”墨尔本(是的墨尔本短暂地做过土澳的首都)。周末的时候,人们纷纷从城市涌向周边的海滨,“农家乐”一下。不过殖民地的硬伤在于,文化是同质化的,并不存在旧大陆的“十里不同音”的多样性,因此人们的娱乐也简单,钓钓鱼,冲冲浪,以体育运动为主。

Lady Bay旁边有“一团”度假村,可能是统一开发之后分别租或卖给不同的业主,有“淑女湾”和“深蓝”两个度假村,硬件是一样的,哪个都好,我们住的是“深蓝”,大约是国内三星的档次。由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其实离火车站只有5公里,但是在市中心相反的方向),一楼的餐馆可以解决三餐——但都比较贵,早餐自助要20刀,午晚餐二人70~140。不过在Lady Bay的防洪大坝旁边有一个小café提供早餐和午餐,晚餐可以在徒步之后顺便走到市里,三五十地解决掉。

早餐要点馥芮白和吐司。馥芮白Flat White是二战后移民澳洲的法西斯们创造的(维基的说法是1980年代才在悉尼真正发明出来),用Ristretto而不是Espresso做底,因此“劲”更大(前者比后者更浓,一般人们认为后者浓,其实不是)。星巴克的馥芮白劲很大,早晨喝有种“诈尸感”,但澳大利亚这边的“劲”没有那么大,以至于很多人喝不出来馥芮白和卡布以及拿铁的区别。PS香港星巴克里有种Ristretto Bianco不知道跟馥芮白啥关系,从字面上看是一样的。而面包,可以理解为“酸列巴”,不用问,都是Sourbough,每家烤制的效果不同,有的非常脆,有的非常硬,有的刚出炉的时候是脆的,放凉了就硬了。维州就我去过的地方,馥芮白+蛋培根吐司一般在20~24刀。

到了中午,果真放晴了。很多人开始在外面吃饭。café外面餐桌是水刷石的,里面的骨料还有贝壳和菊石。我们以为这是艺术水刷石,等到了墨尔本一看大马路上的水刷石,也是有贝壳做骨料的。

2016年7月7日

文:来源网络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