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艾尔公路

   |    2016年3月25日  |   澳大利亚  |    0 条评论  |    829

从阿得莱德西去世界上最孤独的首府城市珀斯,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坐飞机,这趟我们却是自驾车。感受过悉尼、墨尔本的奢华,堪培拉、阿得莱德的精致,当车子挺进西澳3000公里一段路,眼前呈现出棕色大陆另一面的粗粝质感。

阿得莱德与珀斯之间长达2700公里的艾尔公路,是澳大利亚人上两个世纪“西部大开发”的产物。1841年,探险家爱德华·约翰·艾尔以超人的毅力首次穿越辽阔的纳勒博平原(Nullarbor Plain),多年后一条联通东部的电报线建起,成为艾尔公路的雏形,后来矿工们就是沿着它穿越空荡荡的大平原前往诺斯曼开采金矿——此番我们计划用3天时间,完成从塞杜纳到诺斯曼再直抵波浪岩一段1600公里的穿越。

茂密的桉树林渐渐消失在视野外,取而代之的是一马平川的石灰岩荒野。除了低矮的灌木丛,便是裸露的沙土。虽有蓝天白云,却是空旷寂寥,且是不折不扣的“三无”区域:无树、无人烟、无手机信号,以至于车队开进这一地区前,大家纷纷打越洋电话回家发布即将“人间蒸发”的声明:此后3天身在无信号区,有事没事别找我啦!

虽然同属一个国家,但在南澳与西澳的分界线上,却有一处西澳政府设立的检查站。检查站前竖着两个牌子,一个提醒进入西澳时区的人们把手表调慢45分钟;另一个则列明:任何人不得携带水果、蔬菜、鸟类、种子、泥土入境。这意味着到这里的人们要么把车上的水果全部吃掉,要么全部留在检查站。我们自然舍不得扔掉那些花了高达6倍人民币买来的水果,早早就全部用来滋养这段时间肉多菜少的肠胃了。

车队在关前停定,一位体形庞大的警察慢慢向我们“挪”来——他的体积起码是我的4倍以上,腰围快有汉兰达车身的一半了。胖警察好奇地打量着我们车身上的广州亚运宣传标志,得知我们将以14天时间完成从悉尼到珀斯6000公里的行程时,他惊讶不已。这也难怪,一路上我们遇到过许多开着拖斗旅游房车的银发老人,他们以六七十公里的时速慢悠悠地开着,同样的这段路程,他们一个一个景点地走下去,花的时间是两三个月甚至更长。

萍水相逢,我们就那么彼此惊讶着——他们羡慕着只属于年轻人的活力,我们则羡慕着自己还无法体验的生活状态。彼此互致问候后,又继续踏上各自的旅途。

2016年3月25日

文:来源网络

相关链接:澳大利亚旅游攻略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