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城市:悉尼

   |    2015年9月14日  |   澳大利亚  |    评论已关闭  |    733

时间是一九一五年四月二十五日。这一天成为澳大利亚、新西兰、土耳其三国共同的纪念日,也是三国永远的痛。不过,一将身成万骨枯,这是适用于任何时代任何国家的通例。这一战成就了一位英雄。他是土耳其的国父凯末尔,时任上校师长。八年后,他成为土耳其共和国第一任总统,兼武装部队总司令,被国人尊称为阿塔图尔克,即国父。这一仗整整打了八个月,以英法俄和澳新部队的失利告终。此役,土耳其伤亡二十五万人,其中阵亡八万七千人,澳军伤亡二万六千九百另四人,其中阵亡七千九百五十四人,新西兰伤亡七千四百七十三人。新西兰当时只有不足一百万人口,参战人数八千五百六十六人,伤亡比例高达百分之八十七,是一战中伤亡比例最高的国家,而澳新军团又是伤亡比例最高的部队。后来,他们还参加过被称之为绞肉机的极其惨烈的索姆河、凡尔登等战役。死伤累累的他们回到了自己安静的国家,付出了如此惨重的牺牲,宗主国却对他们的军纪颇有诟病。他们军纪不好,不是日本兽兵那种不好,只是自由散漫、军容不整罢了,但,他们的勇敢无畏,却是令人尊敬的。也难为了他们,一战的经典战法是堑壕战,这些在大草原上驰骋惯了的自由人,让他们爬在死尸狼藉、积水齐腰、夏天热死、冬天冻死的堑壕里面,傻愣愣地挨炮弹轰击,这仗打起来真他妈郁闷。

这些,都被后人收尽了战争纪念馆,千秋功罪,任人评说。馆里藏品最多的是二战遗物,多为涂有红膏药的日本战车和飞机。珍珠港事件后,日本是想趁势攻入澳大利亚的,那里有他们急需的铁矿砂,但是,在瓜岛等战役中,被缓过劲儿来的美国大鼻子揍了一个稀巴烂,那个偷袭珍珠港的战争狂人三本五十六就被揍死在离澳大利亚不远的大海里。据说,破译情报的还是中国军统特工呢。大厅里摆满了曾让中国抗日军民吃尽苦头的日本战车和战机。说实话,这些玩意只能欺负当时落后的中国人,要是与美英苏的战车、战机较量起来,不过是插标卖首的玩意。抗战未爆发前,日军想在苏军那里试试软硬,结果,被打得跟龟孙子似的,而苏军动用的不过是边防军。后来,中美空军联手以B——52轰炸日本本土和在满洲的军事设施时,日军曾横行一时的战斗机,连轰炸机都干不过,人家炸了他,他飞起来拦截、攻击,无奈却没有人家飞得高,飞得快,后来,人家连护航的战斗机都不用了,轰炸机上带的机关枪照样可以把他的战斗机从空中搅和到地上。二战前,西方一位权威军事观察家断言,德国一个军可以对付日军三个师团,日军一个师团可以与中国军队三个军抗衡。日德是同盟,在战场上没有见面,不好说,但,日军的战斗力确实比中国国民党军队强得多。强在他们的武器装备和训练水平。为什么鬼子又败给中国人了?这就用得上一句老话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时髦的人往往把有些老话看成是老朽,当栽了跟头后,回头一想,老话早告诉你了,是你不听。相对于当时的中国,日本鬼子确实强大得多,可他们太坏了,连他们的盟友纳粹德国都认为他们只不过是一个兽类集团。太坏的军队可以逞凶一时,但前途决不会美妙的,要不,人类的基本秩序怎么维持下去呢。

2015年9月14日

文:来源网络

相关连接:悉尼旅游攻略

 

上一篇:

下一篇: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