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景点:十二门徒岩

   |    2015年12月5日  |   澳大利亚  |    0 条评论  |    879

澳大利亚的南部海岸,有一条美丽的风景线大洋路。大洋路上有一处著名的景点,十二门徒岩,但凡来此旅行游玩的人,是不会错过这个景观的,因为这是一个正在不断消逝中的风景。

大洋路有延绵的海湾、金色的沙滩、茂密的森林。公路沿着维多利亚州西海岸蜿蜒伸展,不仅要经过海岸和悬崖,还要穿越茂密的原始森林和辽阔的荒原草场。可以说二百七十多公里的大洋路,集中了形态各异、景色丰富的的自然景观。在这条公路上自驾旅行,真是难得的视觉享受。

坦率地讲,海滨风光摄影有其自身的特点,光线强、反差大,气候变化多端,这方面的摄影经验我并不太多。不过好歹摄影是有共性的,不论是山地风光还是海洋风光,其基本的规律大同小异。

要想拍出好照片,关键的不是面对什么样的景物,而是用什么样的视觉来看待风景。

我曾经的海滨风景照片,是二十多年前海南岛用胶片相机拍摄的,照片小样,至今还留藏在书桌的抽屉里。其中有些照片,还是自己在家里临时的“暗房”里冲洗的黑白照片。所谓的“暗房”,其实就是晚上利用厚布帘子挡上后的厨房或者卫生间。那些年,刚学习摄影时,并不真正懂得什么叫“摄影”,只是因为好奇,便莫名其妙地和摄影有了结缘。

光阴荏苒,当年不甚“完美”的照片,现在都已经明显的风化变色,成为感觉留着好似无用,弃之可惜的“资料”了。然而,即便如此,也情意继续留存着,如同保留曾经有过的,一些难以忘怀的旧时光。

还好,与现在相比,早些年的摄影经历,虽然条件的简陋,无形中对自己也是一种磨砺。想当初,要靠人眼来测光,基本上是手动对焦,俯视取景还是倒影,每次出去拍照还要参考胶片盒子上印着曝光参数,太阳天、阴雨天该用什么曝光值,大概对应一下,之后曝光准不准全凭经验加运气了。后来有人调侃说:“变焦基本靠走,虚化基本靠抖,对焦基本靠扭,遮光基本靠手,测光基本靠瞅, 防抖基本靠肘,除尘基本靠口。”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当时摄影人的窘境。拍了黑白胶卷还得自己冲洗照片,后期制作简直就是个系统工程,所以那时玩摄影的人,家里面化学药水、瓶子、药盆、暗袋、放大机、尺板一大堆东西,后期冲洗照片就像是进行化学实验。不知多少个夜深人静的晚上,锚在闷热的“暗室”里,借着昏暗的红色灯光,看着显影液中的白色相纸,一点点地显露出图像来。

这种“玩”摄影的方式,恐怕现在很多人都没有认识了,然而在我的记忆里,那时身心完全沉浸在一种忘我的状态中,甚至会非常享受。那样的摄影,因为内心简单而从容。

不知不觉,忽然间感觉有许多东西都已经时过境迁。摄影从照相机到后期技术,电子化程度不仅愈来愈高,而且很多操作,电脑都已经代替了人脑。

摄影发展是因为技术进步而进步,还是因为人的创作能力而决定创作的空间呢?我想,不论多久答案依然不容置疑,看看亚当斯、卡什、布勒松等大师们当年创作留下的经典作品,就会发觉在即使是全民摄影的今天,阻碍创作出经典的,其实是我们浮躁的心态。

摄影设备的高智能,后期处理的程序化,让如今的摄影创作,常常会变得机械而且麻木,甚至于跟风照搬、复制抄袭,成了拍出“好”照片的捷径。

记得前几年,秋天我们在阿里的扎达土林摄影。傍晚时分,高原的天空通透明艳,没有一丝杂尘,夕阳渐渐西沉,扎达土林沐浴在阳光里,黄土堆砌的土林呈现出一派耀眼的金黄。站在高处的崖壁边上,可以看见地面沟壑纵横,还有天边隐约的喜玛拉雅山脉雪山。碰巧偶遇一位国内小有名气的歌唱家,在当地一个大摄影家的陪同下,也来扎达土林搞摄影创作。几个随行的人,先是忙着给歌唱家安装架设三脚架,调试大幅数码相机,后来又由摄影家亲自取景构图,之后歌唱家走上前从容地按下了快门线。相信这会是一张技术、构图、曝光都完满的漂亮照片,然而我想这张照片的意义何在呢?

也许这也是一种“玩法”,但是在我看来,没有自己付出的得到,不会让人有经过努力付出后,才能得到的那种内心不由自主生发出来的愉悦和快感。

摄影中究竟视觉、设备、技术,熟轻熟重;灵感、理念、情怀,又该如何?表面上看摄影只是有关摄影的事,或者说只是如何处理好人、相机和景物三者的关系,实际上摄影的真正内涵还是人生观和艺术修养、创造力和创作经验的事。

很赞同一位摄影网友和我探讨摄影时说的一句话,风景总在风景外。

摄影的视觉,其实就是心灵的视觉。读一幅优秀的摄影作品,不仅可以读出摄影者想要表现的主题,同时也能读出摄影者看待这个世界的观点和态度。

突然想起佛教中的一个重要处事哲理:你看到的,其实是你心里想到的。

早晨,晴空万里,从墨尔本驾车一路西行,不久便到达了大洋路的起点托尔坎。大洋路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由参战回国的士兵修建的。据说当时澳洲经济萧条,政府无力安置这些士兵,于是三千多人被派到海边修建公路,十二年之后,大洋路全线贯通。这条在悬崖峭壁中间开辟出来的大洋路,如今已经成为世界著名的海滨观光线路。行走在大洋路上,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中国最美的风景线川藏公路,同样川藏公路也是由解放军修建的。当年,为修建这条全世界海拔最高的川藏公路,平均每一公里就有一个士兵倒下牺牲。

不得不感激,美丽的风景背后,那些值得让我们敬慕的人。

十二使徒岩坐落在大洋路坎贝尔港国家公园的海岸边,景点离公路不远,驾车经过会看到明显的标示。十二门徒岩实际上是海面十二块突出高耸的砂岩石,经过千万年的海浪冲击、浸泡,加之强大的海风侵蚀、吹拂,岩石就好像人同雕凿过一样,如同一个个站在海里形态各异的巨人。后因其数量正好是十二个,让人联想到了耶稣的十二门徒,因此而有了“十二门徒岩”的美名。现在的十二门徒岩,其实已经只剩下8个岩柱,而且岩石还在不断的坍塌中。所以有人说,十二门徒岩的景观每次看都不一样。

除了变,一切都不会长久。原来自然的风景,也如同人生的风景一样,没有永恒,只有变是永远不变的主题。

临近傍晚的海边,风大浪急,阴沉沉的天空,还不时下起了下雨。从南极方向吹来的季候风,疾速地从海面呼啸而过,沙滩上惊涛拍岸,浪花不断冲击着十二门徒岩石,发出哗哗啦的巨大声响。

站在岸边的峭壁上,远远眺望,海水中驻立着的十二门徒岩,仿佛就像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坦然无畏地迎接着狂风巨浪的洗礼。他们千万年的与大海不离不弃、相依相守,即使最终崩塌,也成为了大海里的一粒沙砾。

此时,没有好的光线,我依然还尽力寻找着不同的角度,拍下眼前的十二门徒岩,即便画面不是那么唯美的。因为我知道,或许下次再来,可能这个绝色美景已经不复存在。

 

2015年12月5日

文:来源网络

相关链接:澳大利亚旅游攻略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