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园城市堪培拉

   |    2015年10月12日  |   澳大利亚旅游攻略  |    0 条评论  |    1365

堪培拉的城市设计是通过一个公开的国际比赛而采纳方案。1912年,联邦政府主持了一次世界范围内的城市设计比赛,一年之后,国会从送来的137个版本中,选中了美国著名风景设计师、36岁的芝加哥人沃尔特·伯里·格里芬的方案。这位设计师描绘的堪培拉街道图是他和他的妻子(也是一位建筑师)共同画在一块棉布上的,这份珍贵的原作至今仍保留在澳大利亚国家档案馆。建设其间,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停顿,共用了14年,于1927年建成,并迁都于此。后来,又为确定新首都的名字商讨了好长时间,最终选择了当地居民的传统名称–堪培拉,意思是”汇合之地”,民众又叫做”聚会的地方”。
汽车进入了市区,我们沿着市中心的主干道前进,城市里极少看到路人,偶尔在公交车站可以看到一个候车的人,司机很幽默,他说等下到了运动场就可以看到人山人海了,汽车路过运动场,只是看到十几个人在踢球,这就是所谓的人山人海了。
和其它大城市用公园点缀相反,堪培拉恍如一个建在花园里的城市。这个澳大利亚最大的内陆城市的中央是一个11公里长的湖,它看上去好像是天然形成的一样。其实,35公里长的湖岸是挖出来的,这个人工湖是设计师格里芬引以自豪的设计中的一个重要部分。这个湖1964年引摩罗河水注满,同年以设计师格里芬命名。格里芬湖把堪培拉一分为二,主干道又把湖分成两半。湖中为纪念库克船长上岸200周年而建的“库克船长纪念喷泉”水柱高达 140 米,极为壮观。
堪培拉的城市设计十分新颖,环形及放射状道路将行政、商业、住宅区分开。即全城树木苍翠鲜花四季,每年九月堪培拉都举办花节,以数十万株花迎接春天的到来,被誉为 “大洋洲的花园城市 ”。
汽车经过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连续多年澳大利亚大学排名第1位)、堪培拉大学和国立图书馆。这些大学跟悉尼的其他大学一样,每年吸引大量海外留学生前来学习,而且都是没有围墙的大学,这在中国恐怕是难以想象的。我记得国内只是把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称为没有围墙的大学,真正的没有围墙的大学,国内只有一所就是湖南大学。
我们来到新国会大厦,它位于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的中心,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建筑之一。建于国会山顶上,圆形的花岗岩外墙与国会山的形状配合得天衣无缝,整个建筑的核心是矗立在大厅顶上的不锈钢旗杆,高达81米,直插云霄,这座雄伟壮丽的建筑成为堪培拉的中心和象征。 1988年5月9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亲自为它主持揭幕启用仪式。楼高6层,建筑面积25万平方米,内有4500个房间。这个建筑以及周边建设总耗资11亿澳元,是澳大利亚历史上建造费最昂贵的建筑物。
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国会大厦的前面加一个“新”字,是为了与沿湖的旧国会大厦相区别,现在旧国会大厦成了博物馆,从国会山上望去,新旧国会大厦与战争纪念馆在同一中轴线上。大厦的台阶前有一个半月形喷泉水池,水池两侧是造型别致的阶梯式水渠,水从大厦门前的平台下流出,沿着斜缓的水渠逐阶下跌,顺梯流淌,发出叮叮咚咚的清响,好像在弹奏美妙动听的钢琴曲。
进入国会大厦,便是艺术氛围浓郁的门厅。门厅里有48根青灰色大理石柱子,琢磨光滑的柱体上均匀地分布着像柳叶桉似的竖条花纹,如果不是用手去触那一份如水的清凉,你还以为自己置身于茂密的树林。门厅的两侧各有一道雕刻精美的大理石台阶,与门厅相接的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大厅的正面墙上挂着一幅色彩斑斓的巨型挂毯。据导游说,这幅挂毯是世界上最大的挂毯之一,根据澳大利亚艺术家阿瑟·博伊德的美术作品制作。这幅挂毯具有一种非凡的艺术感染力,用具体与抽象的图案诠释神秘的澳洲土著文化。
沿台阶上楼,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来到挂满澳大利亚历届总督、总理、议长及其他著名国会议员的肖像油画的议员大厅,虽然只认得前两任总理霍克和基廷,但在那些西装革履、正襟危坐的“绅士”像前逛了一圈后,却也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历史感。
大厅里还陈列着新国会大厦落成时友好国家赠送的礼品,中国赠送的是一尊玉雕宝塔,显示出一个历史悠久国家的文化和艺术。最令人费解的一个礼品是固定在墙壁上一段约2米多长外形像枕木似的烧焦的木头,据导游介绍,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军轰炸英国国会后,未燃烧完的建筑物的木头,这段似炭的木头记载着历史的沉浮和沧桑,让人们永远不要忘记战争。
导游带我们进入众议院的议事厅,因为是周末,议事厅里空无一人。如果是开会期间,游客也可以进入大厅在楼上旁听,但安保则相当严格,不准带瓶装水水壶等物品进入,大厅正中是议长的坐席,位置较高,对其他议员可以居高临下俯视。议长的工作台前面是一个长条会议桌,两边各有两张椅子,会议桌上整齐排放两大排装帧相同的书籍,这是澳大利亚的法律全书,它为议员辩论时提供法律依据。以议长坐席和会议桌为中轴线,会议厅两边对称的排列着五排灰蓝色的椅子和写字台,中间相当于楚河汉界,两边就是水火不容的执政党和在野党的议员座位。
两边楼上分别是普通观众席和媒体席,媒体可以直播会议的场面。我想到在电视里经常看到台湾立法院,国民党和民进党的“国大”代表,在国会大打出手的场面,台湾人民投票选这种“民代”情何以堪。与西方的政治家“君子动口不动手”相比,素质也太差了吧。
我们从二楼走廊到了另一个方向的议事厅,这里是参议院议事厅,参议院的装修风格全是红色,布局跟众议院差不多,但议长前面的小会议桌上没有法律全书,在这里执政党和在野党参议员可以混坐,双方的火药味没有那么浓。
我们从参议院出来,从二楼环形走廊上可以看到底层中央一个方形水槽,不断有水从方形大理石的中间喷涌出来,形成潺潺流水声,导游问我们,这个水池除了装饰还有什么作用?大家都想不出。导游告诉我们,休会期间,一些国会议员可以一边喝咖啡,一边商议政事,流水声可以掩盖他们的谈话,避免被人窃听。我想这就是多党制的特点了,双方或多方针锋相对,国会如同双方的战场,为了政党的利益,可以拼得你死我活。在二楼环形走廊上可以仰视天窗,正上方的天窗是玻璃制成,最大的特点是从任一角度仰视,都可以透过天窗看到高高矗立的国旗

 

2015年10月12日

文:来源网络

相关链接:堪培拉旅游攻略

回复 取消